多明的
網路故事書
DOMINIQUE'S STORY WEB............................................
最新故事/好消息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HOME
2002,7月-2
抓狂搬家記(下)


多明的水餃

抓狂搬家記(上)

抓狂搬家記(下)

拜訪小蓮的故鄉

從放火燒山
慶國慶開始

懼高者免!
超酷峽谷健行

從港劇「洛神」
到狗爸狗媽

Morteratsch
冰河健行

不僅只是
人間福地?

Dream Weaver
症候群

新鮮導遊處女行

春夏秋冬以外的
第「五」季

少了簽證 寸步難行

如何釣老外?

重遊泰國熱戀海灘

飛往蘇黎世的班機

花園熱 春天症候群

黑乳牛爭后冠
瑞士鬥牛

省錢遊瑞士指南

尋找
羅曼蒂克大道

上的浪漫

遇見百分之百
的瑞士

經過了抓狂事件之後,我嚴肅至極地告訴亞力克斯,非搬家不可,得搬到交通較方便、買泡麵買香煙方便的地方,不然,這個鳥不生蛋的瑞士我實在住不下去了。

兩個人的小天堂?

於是我們展開了第二次的搬家。

這次找著的地方在布魯閣(Brugg)、離蘇黎世約莫是20幾分鐘的火車車程、我上市中心騎腳踏車大概要個8分鐘左右,而亞力克斯就幸福了,公司就在對角,走路不到三分鐘就到了。

第二個窩,只有我們兩個人住,感覺自由自在得多了、我精心認真的佈置著以為會是的二人小天堂,深深的以為嚴重抓狂的情況應該不會再發生了,不過,沒用的我,還是又抓狂了。

其實,布魯閣我真是蠻喜歡的;窗外是一片綠地、四季的景緻抬頭即可望見,冬天在陽台上灑上鳥食、每每聚滿害羞美麗的鳥群,中午在家為亞力克斯準備溫馨午餐,夏天太陽西下前陽台上四溢的烤肉香,總總,應該都是很美好的,只可惜,我們有個討厭的公寓大樓看管人─Ms KELLER,而這位地下室太太(德文KELLER是地下室的意思),正就是讓我抓狂的重點人物。

地下室太太的罪行

洗衣服事件

我真心誠意的覺得,瑞士人對洗衣服這件事,真是到了有點兒智障的境界。
話說我的第一個落腳處,由於是在郊外大家都是獨門獨戶的房子,家家都有洗衣機,而曬衣處自然也是家家都有的大院子或地下室,在這個區域,星期天不准曬衣服! 我的老天,記得那個星期天陽光正好,我洗了床單床罩被單、準備曬得香香的,晚上入眠時好有太陽的氣息相伴,結果正準備在院子裡晾衣時,老奶奶比手畫腳了老半天、後經亞力克斯緊急趕來翻譯,這才知道,原來這裡星期天是不准曬衣服的。

理由是,滿院子紛飛的衣服難看,而星期天是大家的休息日、不該干擾左右鄰舍的視野。
哈!這事真是聽得我目瞪口呆,殊不知我多喜歡西班牙、義大利以及希臘這些南歐國家小巷小弄裡總是衣物群舞飛揚的畫面。於是我認定,從這點兒就多多少少可以看出瑞士人嚴謹、不隨興的民族性。

搬到了布魯閣的公寓,家家戶戶都沒有各自的洗衣機,大家共用地下室的洗衣機,然後由公寓大樓看管人排定每一戶的洗衣時間,不用問,星期六日當然也不會是洗衣日。我們家被排在星期五下午2點到5點,5點以後洗衣的水聲會妨礙鄰居休息,當然也是禁止的洗衣時間,哇勒,只能認了,住在別人的國家裡,當然只能遵守大家都嚴格遵守的規定,即使我心裡覺得星期五的時間很濫,還是乖乖的每個週五到地下室的洗衣間報到去。

可惜「乖」並不足夠,地下室太太很顯然的嫌我過懶;星期五洗衣、週末出去玩,實在要請問一下,即使曬的衣服已經乾了,但誰會在星期一上午就記得、而且勤快地從三樓跑到地下室去收衣服?總之,不諳英語的地下室太太大概也懶得跟我這外國人多扯,她直接就於週一早上幫我把衣服收好放進洗衣籃、擺在我家門口。

之後的日子,我仍然是懶惰外加記性差,地下室太太在幫我收衣、跟我比手畫腳多次之後,乾脆一狀告到亞力克斯那裡去,亞力克斯這個從來都是媽媽幫忙洗衣服、連洗衣機這麼簡單的機器都不願意學的人,當然不敢對我廢話,不過,我和地下室太太的樑子可真就是自此結上了。

洗澡也有時間規定

洗衣機大家共用得安排時間表我尚可理解,沒料到在這個布魯閣住處裡,連洗澡也有時間規定。

在家裡,晚上10點以前就得沐浴完畢,理由仍然一樣,超過10點、淋浴的水聲會影響早就寢的鄰居的睡眠,電視與講話的音量也得降低。某晚,我因為看電影哈哈大笑、就被樓上鄰居糾正,我忍不住想要諷刺的說,在這裡,晚上10點以後最好連大小便都不要,省得沖馬桶的水聲會吵到鄰居!

雖然這規定事實上與地下室太太無關,但我看到她一本正經地、嚴重兮兮地告誡亞力克斯這件事,就實在非常不順眼,於是硬是把罪名也歸在她身上;話說回來,亞力克斯也是一大幫兇,因為他也很小心翼翼的要我緊遵此洗澡時間限制,害我每次都邊在晚間10點前速速準備洗澡水時、邊嫌他不夠瀟灑,把這種不便民的古老規定奉為聖旨一般的戒慎小心。

窗台後的眼睛

再者就是,地下室太太很愛管嫌事、道長短

每次在樓梯口、在大門邊不小心遇上我們,地下室太太總抓著亞力克斯講個不停,少則10分鐘、甚者可達半小時,一點兒也不管別人是否急著出門。這一點,我對亞力克斯多少又有怨言,他這禮貌小子,每次都邊聽邊禮貌的笑著,即便那些鄰居的長短是非,我們一點兒也不關心、一點兒也沒興趣知道。

不過,終於亞力克斯也抓狂了! 那天他出席一個記者會,手機轉為震動、某人不死心地奪命連環call了10次左右,亞力克斯心想也許有急事發生,於是走出記者會現場、準備覆電話,沒想到根本不用覆、邊走電話就又來了,接起來後、電話線另一頭傳來:「嗨!我是地下室太太……」,亞力克斯趕緊回答說,喔我現在人不方便講電話,可否待會兒回電話給您?地下室太太立刻說,喔,講一下就好,我只是要問你們家的暖氣在冬天的時候夠不夠暖?

哈哈,結果據亞力克斯說,這通電話講了10分鐘以上。
我其實非常幸災樂禍地覺得亞力克斯根本就是活該,誰要他每次都表現的一副有禮的樣子,害人家地下室太太誤以為亞力克斯非常喜愛跟她聊天呢?

其實這些都不太干我的事,畢竟我不會講他們瑞士德語區人使用的語言─瑞士德語(和德語相似、有點兒類似方言),地下室太太看到我頂多也就是打聲招呼而已,我原想這樣也好,井水不犯河水,只要亞力克斯的耳根不閒煩就好。不過,事情的發展卻不是如此。

地下室太太住在可以看見大家出入的二樓,由於她年紀大了(據我研判約莫是60初頭)、夜間清晨只要有人出入她就會驚醒。偶爾,她被大門開關的聲響吵醒後,還會趴在窗口看看是哪一位鄰居出門去了,我不禁要想,地下室太太絕對比我還清楚亞力克斯每天究竟是幾點出門上班的。

這窗台後的地下室太太的眼睛,某天見到了一件她眼中的罪行:「進出大門時、沒有確實把大門關好」。電話打上我們家,她跟亞力克斯嘰嘰聒聒用他們那瑞士德語講了好半天,掛上電話,亞力克斯說:「地下室太太說妳出門沒有把大門關上,不過這可能因為是妳看不懂門上德文字的關係,為了大家的安全起見,下次記得要把門關起來」!

哇靠!他話還沒講完,我就已經火冒三丈、氣得就快全身發抖了,「她哪個眼睛看到是老娘我沒關門啊?我騎腳踏車,出入都是走地下室的門好嗎!她不要以為有人沒關門,就覺得一定是我這個非瑞士人的住戶。我又不是白痴,德文雖然看不懂幾個,但關大門這件事是基本常識好嗎?她以為外國人就一定比較笨喔!」 我義正嚴詞地站在亞力克斯面前逼著他打電話給地下室太太,澄清、說明這件事可不是我幹的,亞力克斯認為沒必要、嘀嘀咕咕的不肯播電話,我卻覺得此事非同小可、這電話非打不可。僵持到最後,亞力克斯見我已氣到抓狂,才終於拿起電話。

現在想想,我還是覺得就這件事來說,亞力克斯小小的傷了我的心。其實,有沒有關門事小,我氣得是因為似乎自己是外國人就因而被人莫名定了罪似的,而不太會說德語的我此時能靠的就只有亞力克斯而已,他不但不幫我、還一個這事根本沒什麼的樣子,怎能讓人不小小難過呢?

沒有陽光的夏天

經過窗台後的眼睛事件,我們已經慢慢的在醞釀覓新家的念頭。

亞力克斯其實是有點兒搬家癖的,他喜歡大房子、大空間,雖然布魯閣兩房一廳的空間對我來說已經很完美了,但他總還是覺得不夠好;說希望有木頭的地板、挑高的屋頂、火爐……,當然,坐在那兒空想自己想要什麼樣的夢想屋誰都會,而亞力克斯理想中的屋子瑞士自然不缺,只是我們附不起租金罷了,所以他繼續作他的夢、我則繼續享受我覺得已經頗棒的空間。

直到陽光灑滿一地的夏天,我們才真正認定布魯閣不是個好地方。

瑞士的夏天向來就短,大家都很珍惜這個季節裡的每一吋陽光,可是我們家徒有一個大陽台、陽光卻完全照不進來。據我觀察,大概只有在晨間5、6點、太陽剛升起的時候,客廳裡才有一點點陽光明亮的蹤影,其他時間裡都沒有什麼日照,冬天還不覺得,但夏天待在屋子裡卻實在讓人沮喪極了。

於是,我們對找房子這件事,認真了起來。

門前有山坡後面有小河

認真強求抵不過緣分,現在的這個房子,是朋友介紹的,可以說是得來完全不費工夫,預約看房子、說好將地板改成木頭式的、簽約,三個星期之後我們就已經入駐現在這個我們眼中的快樂桃花源。

說是桃花源其實一點兒都不誇張,至少它在我眼裡是如此。

先說環境好了,我們搬到巴登(Baden)和之前的布魯閣中間,一個叫做Untersiggenthal的小地方,距蘇離世約莫是20分鐘的火車車程。這個家,鄰近沒有什麼其他的房子,門前是一大片的山坡地以及幾棵蘋果樹和葡萄植株,來看房子的時候還有幾頭可愛的黑白乳牛在門外吃草;門後是瑞士境內著名的利馬河(Limmat)和阿蕾河(Aare)交會的地方,有山坡河流之外,最得我心的是我們家外面就是一個網球場,我迷死網球了,走幾步路就可以去球場裡小試身手外加運動減肥,對我,實在是一大樂事。

環境頗為清幽且深具瑞士鄉村味道之外,我和亞力克斯都還很喜歡這裡滿屋的陽光!
我們到此村的小政府報到登記時拿到一本介紹手冊,裡面說到這個Untersiggenthal是全Aargau省(瑞士26個省份之一)裡陽光最多的地方;雖然實在難以考證此話是否屬實,但至少在艷陽天時,我們家絕對擁有滿室的陽光,客廳、書房、臥房,明明亮亮的讓人對這個新家充滿了信心。

此外,由於這棟老建築裡的其他五戶人家、有四戶都是亞力克斯的朋友,四個單身男人、據說都還是把髒衣服送回家讓媽媽去處理;方圓沒什麼住戶自然也就不會有星期天不准曬衣服的規定;至於洗澡時間,誰管你這麼多呢?

總之,現在坐在書房,眼前就是灑滿陽光、一片綠意的我,對這裡充滿了好感,相信也希望抓狂事件再也不會上演了!

搬家後記─ 絕 對 有 潔 癖 的 瑞 士 人

可以坐在新家舒服打著電腦之際,要講一下那個布魯閣的舊家,我萬萬沒料到,搬完家之後更是一場惡夢。 搬完家,瑞士一般的規定是住戶必須將舊處打掃乾淨,租屋公司會派專人來檢查,檢查通過之後方能歸還鑰匙、正式結束和舊住處的合約關係。

我本想,簡單,在台北歷經約莫十次搬家經驗的我,當然會打掃囉!
我眼中最困難的打包、搬運、拆箱等困難討厭的事情既然都已完成,大掃除絕對是小事一樁,擦擦地板、吸吸灰塵罷了!不過亞力克斯卻很當一回事的招兵買馬、約時間到布魯閣一起大掃除,我心想他真懶,懶得就我們兩人一起做,所以一共另外找了四人來相助,不過人多好辦事,我當然樂得可以輕鬆一些。

大掃除當天,我們從新家帶著吸塵器、兩塊抹布、一瓶清潔劑輕裝出發,結果,沒想到其他人馬都很可怕的認真,帶著看起來非常專業的3M超級抹布、清馬桶清窗戶清油漬專用的清潔劑、最後專業清潔公司的朋友還特地運來清地毯的專業機器,我實在覺得這些人絕對是瘋了。

從廁所開始動手,來當忙的二姊說,所有的細節都得清洗到「比乾淨還乾淨」的地步,意思是說,洗手台上的金屬都得光亮照人,地板則得發出亮光,漣篷頭出水的那個滿洞洞的東西也得拆下來清乾淨!剛開始我還不相信,不過,相信嗎?不過是一房兩廳一廚一衛的小房子,我們總共六個人、最後搞了近五個小時才算大公告成。

最後我環視所有房間,地毯在專業機器吸塵洒水烘乾的過程裡跟新的一樣、所有有金屬的地方都亮晶晶的、地板自然光亮潔淨、一大片一大片的落地窗也是沒有半點灰塵指紋的明亮乾淨,最要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連廚房裡的烤箱與吸油煙機也都在特殊專業清潔劑的幫助下變得嶄新不已,原先那些個考雞烤鴨炒菜的油漬通通都不見了!

我不禁要問,在瑞士搬家都是如此喔?大家異口同聲的說,沒錯,搬完家就是得把整個地方弄得「比乾淨還乾淨」,那些個以檢查住屋是否乾淨合格的人,有不少都相當變態,專挑一些小毛病小細節。那如果檢查不通過怎麼辦?「喔!那就再打掃一次,直到對方滿意為止」。那請專業清潔人員來打掃好了,省得搬個家把自己累到昏厥,「粉貴呢!以你們家的空間來看,大概瑞士法朗700元跑不掉(台幣15000左右)」……,哇勒!我臉上帶櫻桃小丸子那種實在不知該說什麼的無力表情,只祈禱我們家可以通過檢查,在與灰塵奮鬥了一整個下午後、我一點兒也不想再踏進這個布魯閣的舊家,更甭提打掃了。

檢查日當天,亞力克斯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赴約,最後興奮的打電話給我說,「哇!沒問題,我們通過囉!」我邊想像他臉上愉悅的笑容,邊說,當然囉,我們那麼努力的打掃的那樣乾淨,再不通過就實在太變態了。沒想到亞力克斯居然回答說,才不是呢,她說其實有很多小細節都可以再加強,只是那個年輕的女檢查人員邊檢查邊對我放電,她一定是對我有意思才輕鬆讓我們過關的。
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DOMINIQUE'S STORY WEB HOME

最新故事/好消息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