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的
網路故事書
DOMINIQUE'S STORY WEB............................................
最新故事/好消息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HOME
2003,2月
重遊泰國熱戀海灘


多明的水餃

抓狂搬家記(上)

抓狂搬家記(下)

拜訪小蓮的故鄉

從放火燒山
慶國慶開始

懼高者免!
超酷峽谷健行

從港劇「洛神」
到狗爸狗媽

Morteratsch
冰河健行

不僅只是
人間福地?

Dream Weaver
症候群

新鮮導遊處女行

春夏秋冬以外的
第「五」季

少了簽證 寸步難行

如何釣老外?

重遊泰國熱戀海灘

飛往蘇黎世的班機

花園熱 春天症候群

黑乳牛爭后冠
瑞士鬥牛

省錢遊瑞士指南

尋找
羅曼蒂克大道

上的浪漫

遇見百分之百
的瑞士



在芬蘭認識了亞力克斯之後,我們開始了一段所謂長距離的戀情;這種戀愛的談法,當然是靠電話、靠電腦、再加上一些自己的想像,時間久了,總有一方會對這些沒有表情的文字、摸不到的聲音、感受不到體溫的照片而感到厭煩,然後就想辦法見面,真真實實的感受的確有這樣一個戀人的存在。

在芬蘭那個寒冷而遙遠的國家相遇,我們再見面的地方、選得卻是陽光閃耀到不行的泰國海灘,真快,那個第二次相見居然已經是3年前的事情了。3年了,那一天的心情與畫面,卻依舊清晰得如同昨日。

雖然說當時的亞力克斯已如我的戀人,但感覺卻很怪,在芬蘭不過只有短短幾天的相處,他在瑞士、我在台灣,對誰來說都是天高皇帝遠的事情,誰能保證在芬蘭激起的火花究竟可不可以延燒到第二次實際的見面?我記得當時我有那麼一點兒緊張,緊張這一個禮拜的泰國海灘假期會是個什麼模樣,我甚至已經事先想好,若感覺不再對、就要馬上收拾行李回家,否則兩個人一起在海灘上晃蕩豈不尷尬又痛苦?

記得決定要在泰國見面之後,我一直哼著娃娃唱的那首飄洋過海來看你,歌詞真是合我心意啊!我反覆練習著呼吸、腦中擔心著穿著兩截式泳裝的自己,究竟如何才能正確的運用呼吸,好讓自己的小腹可以盡可能的平坦。 現在想想,我們約莫從第二次見面開始,就已經注定要成為現在朋友眼中很爆笑的一對了。

再相會、藍天碧海、細膩的白沙,不管怎麼想,都覺得應該是可以很浪漫的度過這7天的不是嗎?可是那次的泰國行,從我一到相約的碼頭就已與浪漫二字徹底的說了再見。

我在普吉島搭的計程車,到達碼頭已經是近2個小時的事情了,我很認真的拿出吸油面紙想整裝一下,這麼久不見了,雖然到泰國海灘渡假化妝實在與場合不符,但怎麼也得把自己弄得感覺清爽一點才是。結果車子逼近碼頭上,我老遠就透過車窗看到了身著T恤、短褲的亞力克斯,而那個打著赤腳的我的戀人,彷彿正心無傍務的在咬他的手指頭。

你可以想見我的臉當然跟小丸子一樣漆黑成一片,怎麼會這樣?是芬蘭的冷空氣讓穿著冬衣厚靴的他顯得雄挺拔還是只是我被凍得發了昏,打著赤腳的他看起來似乎比自己記憶中的他整整要小了一個Size不說,他居然在咬指甲!

我最不懂為什麼會有人喜歡咬指甲了,他咬得整個頭都偏了過去、雙眼茫然,那一刻,我對於自己要下車與這個男人相認的事,感到非常的卻步。然而就這在個決定性的時刻裡,他看到我了!只好硬著頭皮下車,超尷尬的和這個陌生的戀人打招呼,幻想中的緊緊擁抱、應該要有的深深熱吻,都沒有發生。

接下來,我們得赤腳走一段海灘、然後爬上長板船到我們的目的地去;這可好了,我穿了頗緊的牛子褲,褲管根本不可能捲到不被海水浸濕的長度,我心想這真是個浪漫的開始啊,我放棄了捲牛仔褲的掙扎動作之後,亞力克斯非常紳士風度的要幫我提行李箱,我當然二話不說的讓他表現一下囉,誰曉得他走著走著居然把我的行李箱提斷了,小小的行李箱隨著浪潮起伏,我不再對浪漫懷有遐想,那個行李加上臉上掛著超級不知所措狀的亞力克斯,實在讓我很想大笑。

這一笑,換了個心情,似乎就找回了當初在芬蘭的那個感覺。即使後來的幾天假期裡,我玩飛盤扯斷了我唯一的兩件泳衣、最後得穿著內衣或乾脆上空游泳;亞力克斯千里迢迢從瑞士帶了一隻Swatch獻寶似的送給我(他不知道從那兒判斷出我喜歡蒐集手錶,事實上,台北家裡那近20隻手錶都是記者會時送的,我一點兒也不喜歡蒐集手錶,嚴格一點兒說是,我根本就不是喜歡戴錶的人),一切雖然與浪漫都有點兒無緣,但我在這7天裡卻笑得很開心,我相信,之所以笑個不停、之所以玩得開心,應該就是因為身旁有個會咬指甲的男人作伴。

三年後,我們再回到泰國的那個確認彼此的海灘,除了價錢好像越來越高了之外,一切似乎都沒有什麼感變,海水一樣沁涼美麗、沙灘一樣柔軟如昔、夜空一樣高掛著數不清的閃亮星斗、泰國菜還是讓我大叫過癮,最重要的是,雖然這次泰國行裡的絕大部分時間裡,我們都只是啥事也不做的躺在沙灘上曬太陽,但我開心的程度、大笑的次數,卻與3年前一模一樣。這個,應該比浪漫與否要來得更為重要吧。

很多戀人都有一首屬於他們的歌,我和亞力克斯則有一個我們自己的海灘,希望在很多年過去了以後,我們再重遊這熱戀海灘時,仍然可以像現在這樣的開心。

最後要特別一提的,是關於咬指甲這件事。

不知道是我在台灣時見得人不夠多還是怎樣,總之我記憶裡有咬指甲的習慣的朋友只有一位,平常在公共場所中也極少見人拼了老命的在咬指甲;在瑞士則不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亞力克斯咬指甲所以我特別敏感,但我真心誠意的覺得咬指甲簡直就像是瑞士的全民運動似的,不管你在那兒都常可以見到咬到眼神渙散的人,特別是搭公車坐火車或在湖邊曬太陽的時候,各式各樣的人都在咬,我見過一個好漂亮的年輕女生,站在公車上整整半小時都在咬,咬得一雙手非常慘不忍睹,再不然就是有些年輕目秀的男人因為咬得太專注、而讓整個臉呈現出一種呆滯的蠢樣。

我還想不出什麼辦法可以讓我那已經不浪漫的戀人改掉這個咬指甲運動,懇請知道偏方的讀者朋友們,不吝留言告知,感激不盡喔!

DOMINIQUE'S STORY WEB HOME

最新故事/好消息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