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的
網路故事書
DOMINIQUE'S STORY WEB...........................................
..最新故事/好消息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HOME

2001,8月-2
脫軌蘇黎世•裝大遊行


告別台北
飛向蘇離世

再出發
去西班牙囉(上)

再出發
去西班牙囉(下)

巴塞隆納
八大遊訪重點

天體村
大方看三點

馬特洪峰下的遊行

脫軌蘇離世
變裝大遊行

漫步威尼斯

好一個義大利之旅

拖斯卡尼
的想望 (上)

拖斯卡尼的
想望(下)

一個人的
法式山城浪漫

我很黑
但我不是泰國妹

終於去上德文課囉

在歐洲
遇見台灣同胞

阿爾卑斯冬季慘案

白色聖誕節

二十字頭的
最後一年

跨年夜的眼淚

聖模里茲
皮草名犬展覽會

雞屁股 我來囉

罪惡的返鄉經驗

讓人
眼紅流口水的薪水

夕陽湖畔的對話

在維也納
不跳華爾茲

Malika的教母

徹徹底底的
希臘懶散之旅

阿爾卑斯山
春季慶典

 

Street Parade, ZURICH

蘇黎世(Zurich)是一個極為有趣的城市,它實實在在的是瑞士的第一大城,但整個城市裡卻很難找到一般印象中屬於第一大城所通常會擁有的特質與氣味,怎麼說呢?所謂「大城」是相對於瑞士境內的其他城市而言的,很不巧的是瑞士這個阿爾卑斯山王國、要看山很容易,但或許是因為地形的關係,想要找個像樣的大城市卻非易事,我們這些個住在瑞士的外國人總愛笑稱,放眼瑞士境內,真要能說是個城市的,大概只有蘇黎世和日內瓦,而且日內瓦因為國際化程度較高、國際性組織較多,雖然在面積上要比蘇離世來得小、但整體風格與城市氣味上卻比蘇離世更來得具有大城市的氣勢。

不過瑞士人當然不這麼想,特別是那些個住在蘇黎世的瑞士人,他們非常以蘇黎世為傲、深信蘇黎世是走在世界(世界喔!不僅是歐洲而已喔)最前端,具有帶動世界潮流與流行趨勢的能力。而我,在感動於蘇黎世人深以自己的家園為傲的同時,卻依舊很難茍同他們的說法。

說來也奇怪,我對蘇黎世這個小小的大城市、幾近反常的沒有什麼太強烈的喜惡感,幾乎說不上是喜歡或不喜歡這個城市,我想這約莫跟蘇黎世一切都顯得有點兒太過「剛剛好」有關。我喜歡馬德里,那個據說走在路上很容易被搶、市容有點兒雜亂的西班牙首都,那整個城市散發著一種既迷亂又迷人的特質,而我正好喜歡這股調調;我喜歡巴黎,喜歡城市裡那股帶著傲氣的氣質與風華,甚至連臉上似乎總帶著怒氣的巴黎人都讓我著迷,我以為,那是巴黎本來就該有的樣子;我也好喜歡佛羅倫斯,擁擠、觀光客超多、冰淇淋貴得不像話,但這一切卻仍無法抹滅空氣裡那無所不在的藝術與浪漫味道。

而我,卻不知道自己究竟喜不喜歡蘇黎世。

蘇黎世這個城市的一切似乎都太過恰到好處;小巧得大概花半天時間就可以瀏覽完的範圍、整潔有序綠地四處可尋、有美麗的湖畔風光、有利馬特河(Limmat River)灣灣流過、有數不清的小店可供尋寶、有世界各知名品牌提供購物樂趣、有舒適的行人徒步區、有方便的交通系統、有許多會說英文且態度友善的當地人……,種種,讓人不禁要覺得蘇黎世無疑是個替城市陌生客設想周到的一個地方,沒有太過貼心的服務,也很難找到絲毫沒做好的地方,簡直就像是劃了一條標準線般,沒有任何的多餘或不足。而這一點,正好也就是一般瑞士人給人的嚴謹形象,足以讓人滿意得無法挑剔的不多不少。

然而,在一個一切都呈「剛剛好」狀態下的城市中旅遊,趣味與喜惡卻是難以被激發的;總算,我在8月的艷陽天裡,遇上了脫軌的蘇黎世。

八 月 遊 行 脫 軌 日

每年8月即將靠近「Zurich Street Parade」─蘇黎世街頭狂歡遊行的時候,蘇黎世的空氣裡便會難得的出現一股浮動的氣氛,很顯然的,大家都很為這個狂歡遊行感到興奮;店家裡開始在櫥窗最明顯的位置擺上狂歡遊行時的標準裝扮-色彩鮮豔的羽毛衣、勁爆的洞洞裝,年輕人則花大把時間討論要怎樣穿怎樣打裡自己全身上下的行頭才能成為最突出的焦點,想動腦子賺錢的瑞士人則老早就開始計劃可以在當天擺個攤子什麼的好大賺一票,到了狂歡的當天,從午後到午夜之後、蘇黎世都將處在一種莫名的歡愉氣氛中。

蘇黎世街頭狂歡遊行號稱是繼德國柏林大遊行之後、名列全歐洲第二大的遊行節慶,去年2001年8月11日、約莫有上百萬名湊熱鬧的人擠進這個遊行狂歡隊伍,我正好也是這百萬人頭裡的一個,我得說,那真是一個有趣的經驗。

2001 狂 歡 寫 真

街頭狂歡正式上場的時間為午後3點半左右,我們一夥人穿著正常的站在月台上等著火車進站(我住在離蘇黎世約莫需要20分鐘車程的小鎮裡),月台上的風景跟以往大不相同,一堆年輕人都把自己最酷的行頭給穿在身上、抹了油梳成龐克族的頭、濃艷誇張的菕B超短的迷你群、超高的鞋子、桃紅艷黃等五花八門的顏色,這些所有常在電視轉播上看到的狂歡遊行裝扮一旦被擺在沒有振耳音樂聲的平凡小鎮月台,倏地變成了一種帶著滑稽感的笑果,好像妳穿著華麗的晚禮服準備去參加一個高級晚宴、但卻得搭捷運去赴宴一般,與周圍風景格格不入的讓人覺得好笑。

我想這些精心打扮、盛重其事的準備去蘇黎世好好狂歡、展現自己的的男女,心裡一定也覺得怪怪的,他們的裝扮雖然再惹人注目不過、但臉上的表情卻是帶著尷尬的羞赧,不過還好,熬過這不到半小時的時間,待火車駛入蘇黎世火車站就OK了。 蘇黎世街頭狂歡遊行是從1991年開始的,不過那個時候,顯然很不成氣候,查了好多資料、花了好些時間在網路搜尋卻一無所獲,除了簡單的「The first street parade.」之外,就再也沒有任何說明。

不過,這位狂歡活動的發起人─一位數學系的瑞士學生似乎絲毫也不氣餒,他受了柏林街頭遊行的影響、一心一意地也想在瑞士這第一大城裡搞個熱鬧轟動的節慶活動;到了1992年,狂歡遊行稍微有了點樣子,遊行的名義宣稱是為「愛、自由、和平、慷慨以及寬容」而走,但是他們似乎選錯了遊行的路線,他們選擇走在蘇黎世最富裕的站前大道-BahnhofStrasse上,結果狂歡遊行活動一結束、這些住在富裕大道上的民眾群集抗議這些嘈雜的派對音樂聲,警察也不得不出面阻止這個事後到處都是垃圾、搞得富裕大道一團混亂的活動,很顯然地,富裕大道上的居民關心自己的居住品質要比關心什麼為愛為自由而走的活動要來得多得多。

執照的申請、路線的設計是狂歡活動的最大阻礙之外,瑞士人壓根不相信會有這麼多人跳上街頭、隨著電子樂聲而舞也是其中的問題所在。1993年之後,首先執照在一連串的努力之後獲得了核准,路線也改為沿著湖畔而走,最重要的是,狂歡活動請來了知名的DJ、播放出了前衛流行又正點的電子樂,讓民族性有點兒拘謹害羞的瑞士人竟然願意精心打點自己後跳上街頭,這才讓蘇黎世街頭狂歡遊行上了歐洲重要節慶的名單、也使得這個狂歡遊行被視為重要的電子樂節慶活動之一。

如今這個每年吸引了上百萬人擠進蘇黎世的狂歡遊行活動,當然已經很有大型節慶該有的樣子;火車進站之後,音樂聲就傳進了耳裡,蘇黎世火車站的候車大廳儼然已經搖身一變成為狂歡派對的另一個場地,身邊奇裝異服、作派對狂歡打扮狀的人一下多了起來,這下可好,穿著普通牛仔酷搭配T恤、既不特別色彩也不豐富的我們,變成了既不專業又有點兒遜的狂歡遊行參與者了。

出了火車站,第一次發現蘇黎世居然可以如此熱鬧,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是看起來開心不已的人,我們沿著舊城區往蘇黎世湖走去,沿途所經的餐館、酒吧乃至民宅陽台上都是隨著音樂在盡情舞動身軀的人,原來,雖然遊行路線是以湖邊為主,但藉著狂歡的理由,誰管你到底要不要跳上遊行花車呢!這一天的蘇黎世,在那裡都可以跳舞、在那裡都可以放縱的狂歡,這一天讓蘇黎世從日常的秩序中跳脫了出來。

我喜歡這樣的蘇黎世,尤其它一年僅有一次、難得之餘更可見絕大部分參與者打定主義要徹底狂歡的決心,我不個愛跳舞的人、參加蘇黎世街頭狂歡純粹只是湊熱鬧,但那種一路上、整個城市都散發著的歡樂氣息卻很容易傳染,不消一會兒妳就會發現自己的腳步也輕快了起來,而且超想喝杯冰涼涼的啤酒、讓令人醺醺然的酒精在血液裡流竄一下。

遊行對伍展開之後,是很難找到好位置可以將花車上穿著清涼、舞姿惹火的舞者給看清楚的,研究好路線之後、最好往路線的終點走,那裡的人潮通常會緩和一些;不過話說回來,我倒真心覺得狂歡遊行有沒有看清楚倒並不是那麼重要,反正大家就是在跳舞、就是在亂七八糟的舞動身體,還不如找個播放的音樂合自己胃口的吧,站在路邊喝酒、跳舞、以及,看別人跳舞。

極 盡 狂 歡 之 能 事 的 派 對 所 在

我在遊行隊伍旁盡力地有模有樣的跳了約莫半小時的舞後,決定到我最喜歡的、離蘇黎世湖不遠的吧去混一下,看看那裡的狀況。這值得說明一下,我最喜歡的吧叫做─「Odeon」,室內空間是那種屬於老歐洲的、融合了典雅與華麗的風格,木頭的吧台、挑高的天花板以及天花板上那一大串復古的弔燈,都深得我心,不過我真正推門而入的次數卻只有一次,而且那一次還有點兒狼狽而逃的感覺。

我當然知道Odeon是蘇黎是最知名的男同志酒吧,能夠在那華麗的空間裡優雅的喝咖啡、喝啤酒的人客約莫都是男性,可是畢竟它沒有規定女性莫入吧!某晚,我刻意夥同了一群瑞士女生準備進去享受一下那個絕佳的空間,沒想到才推門而入、搜尋著是否有空的座位時,就被一雙雙眼睛給盯得迅速轉身離開,我事後想想,其實那也並不是不友善的眼神,只是我們心裡有鬼,總覺得投過來的眼神非但不是那種對異性的愛慕,反倒是「嘿!妳們走錯地方了喔!」的調侃,不過這還是沒能阻止我對Odeon的鍾愛之情。

離開狂歡遊行隊伍之後,我們朝Odeon前進,結果果然是去對了地方,Odeon附近無疑是今天全蘇黎世最極盡狂歡之能事的瘋狂派對所在。

這些混在同志區的男男女女裝扮最正點,敢秀、愛秀、秀得正點漂亮之外,還歡迎任何人舉起相機對他們拍照,跳得高興時就跳上桌子、火辣辣的接吻、完全不顧旁人眼光的盡情舞動、渾然忘我,那氣氛讓所有人都無拘無束了起來,儘管舞步也許笨拙、舞動的姿態也許滑稽,但在這兒我就是覺得一切都無所謂,沒人看你也沒人在乎,這一夜,街頭上忙著party的人就是要忙著享受、忙著狂歡的,誰有空理我呢!

2002年 8月 10日, 15:15

自從1993年狂歡遊行活動有了個樣子之後,每年擠進蘇黎世的人數就以極驚人的速度成長,參與者也從瑞士當地人、歐洲人、擴展到世界各地;去年整個蘇黎世都被擠得滿滿的、大家徹夜狂歡,恨不得活動沒有結束的時刻,警察們與當地政府似乎也變成了狂歡活動高手,第二天蘇黎世就呈現出昨夜的一切彷彿不曾發生過的整潔有序模樣。

2002年的狂歡遊行活動是在10號、隊伍從15:15開始行進,據說大批警察先生小姐們也將加入遊行的花車隊伍中,看來,蘇黎世的脫軌狂歡因子已經深入了城市的靈魂,這一天,誰都不用也不會再多說什麼,管他為什麼而走、為什麼而狂歡,盡情享樂就對了!

 

DOMINIQUE'S STORY WEB HOME

最新故事/好消息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