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的
網路故事書
DOMINIQUE'S STORY WEB....................
........................
最新故事/好消息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HOME

2001,12月- 2


告別台北
飛向蘇離世

再出發
去西班牙囉(上)

再出發
去西班牙囉(下)

巴塞隆納
八大遊訪重點

天體村
大方看三點

馬特洪峰下的遊行

脫軌蘇離世
變裝大遊行

漫步威尼斯

好一個義大利之旅

拖斯卡尼
的想望 (上)

拖斯卡尼的
想望(下)

一個人的
法式山城浪漫

我很黑
但我不是泰國妹

終於去上德文課囉

在歐洲
遇見台灣同胞

阿爾卑斯冬季慘案

白色聖誕節

二十字頭的
最後一年

跨年夜的眼淚

聖模里茲
皮草名犬展覽會

雞屁股 我來囉

罪惡的返鄉經驗

讓人
眼紅流口水的薪水

夕陽湖畔的對話

在維也納
不跳華爾茲

Malika的教母

徹徹底底的
希臘懶散之旅

阿爾卑斯山
春季慶典

 

W H I T E.... C H R I S T M A S






在過了萬聖節以後,對面人家就把南瓜臉收了起來、換上閃亮的聖誕燈飾,商家當然更是,禮品部門裝飾著滿滿的帶著濃厚聖誕節氣息的飾品、各式各樣的小雪人、聖誕老公公以及高矮不一的聖誕樹。我喜歡這樣的感覺,溫馨歡樂的聖誕節氣氛,看來可以整整延續個一個月。

喜 歡 討 論 天 氣 的 民 族

早在幾個月前的夏季,瑞士人就開始預測今天冬天將會特別冷,我發現,瑞士人實在是個喜歡討論天氣的民族。以前出差採訪面對一些陌生老外、找不到什麼話題可聊的時候,我總是把天氣這個話題拿出來頂個幾分鐘,畢竟這是個既安全又保險的話題,對方一定有話可說,對話也可藉此稍稍延長一下;而瑞士人談天氣的態度則似乎是誠心誠意的,誠心誠意的喜歡談、誠心誠意的在談,談當下的天氣、深信氣象報告的說法、計劃出門前也不忘先上網查詢一下天氣。據亞力克斯的說法是:瑞士人喜歡談天氣,主要是因為天氣實在變化多端,早上的太陽並不表示下午的陽光,今天突來的低溫也不意味著明天就不可能回升個10度,所以,我們喜歡討論天氣。

好玩的是,電視上的氣象報告員也與瑞士的天氣一樣,花樣很多。蘇黎世地區電視的那個氣象報告員,每天都穿得像是隨時可以走上伸展台展現最新設計般的新奇又怪異(設計師服裝發表會,模特兒走台時穿得衣服是不是讓你也覺得,哇,這種衣服怎麼穿上街啊,這枚氣象報告員就是穿這樣的衣服報氣象),截至目前為止她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應該是一身超緊的全豹紋裝,看起來非常具有視覺震撼力;而法語區的氣象報告員走得則是高雅的路線,頭髮高高的往上盤起、身著露肩閃亮的黑色禮服,是她最常有的裝扮。這樣的裝扮,配上他們背後的衛星雲圖、或各地的氣溫概況,對我來說實在是個既有趣又不協調的畫面,我想我實在是太習慣於那種臉上幾乎沒有表情、穿著打扮讓人過目即忘、努力彰顯自己專業形象的台灣式氣象員所以才會如此大驚小怪,因為就這件事情來說,我跟亞力克斯可謂完全沒有共鳴可言。

冷 斃 的 2001 之 冬

瑞士各大城小鎮裡的街頭巷尾都打亮了聖誕燈飾之後,天氣的確一天冷過一天的凍了起來,普通老百姓和花俏氣象報告員說的都沒錯,今年冬天的確很冷,而且,雪也開始斷斷續續的在地面積出了厚度。

記得去年和一堆朋友從台灣飛來瑞士與亞力克斯共度聖誕,那時候的氣溫只在零度上下左右徘徊,陰霾霾的天空偶爾落下的只是惱人的雨水,為了想要體驗所謂的白色聖誕,我們還特別跑去德國南部的黑森林,巴望著可以有一大片連綿的白色聖誕樹作為此行最正點的聖誕風景;今年可不一樣了,每天早上起床望向窗外,雪就一直沒停過地輕飄飄的落著。

聽說台灣今年的冬天也是寒冷的,好友蕙雯寫信說,嗯今天台北街頭格外地冷,15度的氣溫,添加了幾許美好的聖誕氣氛;我看著電視的氣象報告,整個瑞士以及其他歐洲地區都籠罩在俄羅斯吹來的冷氣團中,每天都是攝氏零度以下的氣溫,最冷的區域應該是瑞士東部的聖模里茲(St. Moritz)附近,零下14度,我好奇著當地的區民要如何順暢的呼吸;少女峰上若再加上狂風,氣象報告說人體感受到的應該是約莫零下30度的寒意。

向來討厭冷,凍人的感覺從手指往雙臂、從腳指頭往雙腿,從我整張大臉往下蔓延,我常有一種冷到不知所措的感覺,總覺得能往身上穿的衣服都已經盡力的套在身上了,為什麼全身上下還是覺得冷颼颼?尤其,歐洲的冬日向來是出了名的少見陽光,從早到晚、日複一日的陰霾天氣,更是讓我提不起勁來出門,反正學校也放假,簡直完全找不到理由需要把自己放在戶外那個沒有暖氣沒有吸引力的空間裡。

聖 誕 購 物

不過,聖誕夜前一天,睜開眼睛看到的居然是閃亮的、久違了的大太陽!真興奮,外面積滿白雪的街道頓時也顯得閃耀而迷人了起來,這讓我決定要出去走走。

雖然是星期天,但為了讓所有人都能有充裕的時間採買聖誕禮物,向來早早關門、週末當然不營業的商家便民的在聖誕節前的週末開門迎客,我心想,終於這些不懂做生意賺大錢的歐洲人也開了竅,在最有生意上門的時間裡開門了喔!豈有不捧場的道理?我決定去巴登(Baden)逛逛,感受一下難得可尋的熱鬧人氣。

臨出門前,我又站在窗前猶豫了好久,猶豫著到底應該是騎腳踏車好,還是走路去火車站保險。這幾天雪下得很兇,路面的積雪已不少,而除雪的工人又還沒忙到我們家旁邊的那條小路來,看起來路面很滑、而且一路上我還會遇到一些正常路況時就讓我騎來吃力不已的上坡路段,想到沒有買健康保險的自己現在可是在一個醫療費用超級昂貴的國度,還是靠自己兩條粗腿要安全得多吧!

用健行靴踩在路面時,我就開始高興於自己的決定了,雖然聽起來或許會顯得老土,但對於一步步踏在雪地上走去火車站這件事,實在讓我很興奮。當然不會是第一次踏在雪地上囉,可是以前踩在雪地上,多半是去山上或者是去進行雪上活動,那種感覺跟日常生活是有點脫節的,而今天,走的是與平日上課時完全相同的路線,不是出門玩耍滑雪進行國內旅遊,而是到城裡去買點兒東西,這種感覺,奇特的讓我覺得「雪」成為平常生活的一部份,而這個感覺,讓我興奮的跟鄰家小孩一樣,只差沒加入他們堆雪人打雪仗的行列中。

到達巴登街上,一波波購物的氣氛直往臉上撲來,而且難得的出現了超級人氣。來瑞士半年多了,我發現,人,是我很懷念的一個東西,我是說,那種街上商家裡很多人很熱鬧的感覺,台灣最不缺的肯定就是人,以前在台北生活時嫌人多,擠來擠去又吵得不得了,但在瑞士這個和台灣面積差不多大、人口卻連一半也不及的安靜國家裡,人潮洶湧的那股熱鬧反倒成了我思鄉的一大重點。

聖誕節前在瑞士各地擺出的聖誕市集多半也有著不錯的人氣,可是在逛完幾個所謂的聖誕市集之後,即使市集意味著熱鬧,我也沒有興致再多去逛幾個。市集嘛,就是台灣的攤販囉,可是我發現,聖誕市集無論是在哪兒,賣得東西實在都大同小異,從蘇離世火車站裡的市集、到皮拉特斯山(Pilatus)上號稱歐洲最高的市集裡,我歸類了一下,商家擺出的東西多半是聖誕飾品、毛衣毛手套毛帽、銀飾以及蠟燭,至於讓瑞士人大為叫好的食品類攤販就更是乏味了,香腸、糖炒栗子、甜得要命的甜點,就這樣,如果可能,我真想擺出士林夜市攤販的陣容,讓他們見識一下什麼才叫做市集!

不過在巴登那條長長的購物街上,卻是另一種味道。櫥窗經過悉心的聖誕味道的擺設,街頭藝人奏出溫馨的聖誕旋律,我踏在雪地裡,學起不撐傘的當地人開始選購聖誕禮物;雖然亞力克斯說他目前什麼都不缺,不急於現在買禮物,不如把錢留到一月中瘋狂大折扣時再用力的買、雖然亞力克斯的兩個姊姊直嚷著買禮物傷神又傷財,早在幾個星期前就說好了大家都不互送禮,但我這第一次過純正白色聖誕的人,怎麼禁得起購物的誘惑?選禮物、包裝得美美的送人,對我,可是聖誕節儀式裡極為重要的一環呢。

一 屋 子 人 的 聖 誕 夜

去年聖誕夜的經驗,是和亞力克斯一家人吃吃喝喝的度過,今年也不例外,畢竟聖誕夜以及聖誕節本來就是家人相聚的日子,感覺上和我們吃除夕團圓飯極為類似。

對亞力克斯來說,聖誕夜象徵著吃一大堆好吃的東西、但聽說對不少年輕的瑞士人來說,聖誕夜卻是個愚蠢不已的夜晚。年輕人覺得回家和父母親友聚在一起吃飯,是件無聊到不行的事情,亞力克斯的電台同事巴不得聖誕夜可以輪班報新聞以便有冠冕堂皇的藉口逃掉這頓聖誕大餐;電視節目訪問到的年輕人則說,喔!和父母在家吃飯當然沒有和一群好友上舞廳跳舞來得有趣好玩,於是聖誕夜的瑞士舞廳有生意越來越好的趨勢。

我很高興亞力克斯對於聖誕夜和家人共用晚餐這件事情沒有反感的意思,今年聖誕夜,我們吃著和去年一樣的瑞士傳統食物─烤起士(Raclette)加桌上烤肉,大餐前享用著的組成分子雖較去年此時一堆台灣同胞在座要來得單純,但一樣是坐滿滿的超過十個人,我和亞力克斯、亞力克斯高齡82的外婆、亞力克斯的兩個姊姊加一個姊夫一個小外甥女、亞力克斯的老媽和老媽的男友以及老媽的友人以及妹妹,雖然說是家庭聚餐的日子,但亞力克斯老媽男友的妹妹卻是我素未謀面的。

這樣家家燈火下團圓的夜晚,最最寂寥的莫過於沒有家人或是家庭成員不全或單薄的人,記得去年還有一對老公離家出走了的母女也參與了亞力克斯家的聖誕大餐,今年這位亞力克斯老媽男友的妹妹也是因為剛剛失去了結婚多年的伴侶所以跟我們共度。

至於我,雖然是亞力克斯的女友而已,但是先前亞力克斯大姊的老公在我們聚餐時說了別桌人的閒話,大姊想翻譯成英文讓我也知道、姊夫不肯,結果大姊用德語對他說,有什麼關係、她是家人哪;另一次,是二姊介紹我給她朋友的時候,說我是她的弟妹。這些話在目前雖然都不是事實,但他們用德語說出這樣的話、在不知道其實我已經可以半猜的聽懂得狀況下說出這樣的話,實在讓我有點兒小感動,而今年的聖誕夜感覺起來似乎要比去年來得溫馨多了。

吃完讓人全身都暖意十足的起士,我們圍在點滿蠟燭的聖誕樹前拆大家為大姊小女兒所準備的禮物,甜點咖啡閒聊,近12點我們走出滿是暖意的屋子,雪 ,仍然在下著,溫度甚至更低了一些,不過用微醺的步伐踩在軟軟的雪地上,感覺上卻不再那麼冷了。

聖 誕 災 害

美好的白色聖誕之外,忍不住要講一下關於聖誕節的災害。

瑞士境內的聖誕樹多半來自丹麥或瑞典,價格介於40∼100瑞士法朗之間,一般人家都會在家裡擺上一棵,擺放時間約莫從12月初至新年之後,不過有些人家不知是捨不得把裝飾得美美的聖誕樹給丟掉還是想極盡可能的延長聖誕節的氣氛,總之,他們將家裡的聖誕樹一直擺至翌年的三或四月、放到所有葉片都不行為止。

當然,要放多久自然是個人的自由,但因為瑞士天氣乾燥,枯黃了的聖誕樹在木屋的環境裡,常常會不慎導致火災,據說每年聖誕節後都有不少房子被燒毀,為此,電視節目還特別選用、顯示不同滅火器的滅火功能,並宣導著家家戶戶都到超級市場去買一瓶來有備無患;希望,在經過這樣一個溫馨的白色聖誕之後,瑞士各地都不要因為這聖誕樹而燃起任何的悲劇才好。

多明26/12

DOMINIQUE'S STORY WEB HOME

最新故事/好消息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