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的
網路故事書
DOMINIQUE'S STORY WEB...........................................
.最新故事/好消息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HOME
2002,2月-1
罪惡的 返鄉經驗


告別台北
飛向蘇離世

再出發
去西班牙囉(上)

再出發
去西班牙囉(下)

巴塞隆納
八大遊訪重點

天體村
大方看三點

馬特洪峰下的遊行

脫軌蘇離世
變裝大遊行

漫步威尼斯

好一個義大利之旅

拖斯卡尼
的想望 (上)

拖斯卡尼的
想望(下)

一個人的
法式山城浪漫

我很黑
但我不是泰國妹

終於去上德文課囉

在歐洲
遇見台灣同胞

阿爾卑斯冬季慘案

白色聖誕節

二十字頭的
最後一年

跨年夜的眼淚

聖模里茲
皮草名犬展覽會

雞屁股 我來囉

罪惡的返鄉經驗

讓人
眼紅流口水的薪水

夕陽湖畔的對話

在維也納
不跳華爾茲

Malika的教母

徹徹底底的
希臘懶散之旅

阿爾卑斯山
春季慶典

 

年紀越大,真是越能體驗所謂光陰似箭為何。

我常想起小時後唸書的時光,每個星期、每天、甚至每一堂課都覺得異常難捱,恨不得能快快長大,然後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只是現在長大了,得自己面對房租、物質慾望、小小社交的花費、休閒的花費等種種不再有父母幫忙搞定的一切瑣事,乍看似乎是自由了,實際上卻還是被工作、被每年那可憐的年假天數給綁得死死的。然後,我不禁要覺得自己彷彿被愚弄了,所謂自由自在地、愛做什麼就做什麼,與長不長大之間,似乎並沒有絕對的關係。唯一的差別,竟然只是長大了,對光陰的消逝變得更加敏感罷了。

屬 於 台 灣 的 特 殊 氣 味

再用手指頭算一算,過了聖誕、新年、農曆年,來瑞士居然已經有8個月的光景! 農曆年時回台北待了兩個禮拜,從一下飛機之後、感覺就有點兒奇特;前一陣子到瑞士琉森(Luzern)附近的皮拉特斯山和那位年輕俊美的南公關在山上吃了一頓飯,瞎閒聊時我們自然而然的談論起他出差亞洲的經驗以及幾次造訪台北時給他留下的深刻「氣味」印象。他說,由於每次出差都來去匆匆、而且一次約莫10天的亞洲行裡,他幾乎是隔兩天就飛一個國家、換一個城市、躺不同的床,所以很遺憾的對這些城市的市容根本等於是毫無印象可言,台北也不例外,不過,他對中正機場的氣味卻印象深刻,「那是一股潮濕的、難以形容的複雜氣味」他說道,他最後一個字的音都還沒發完,我就立即很防禦性的說,「聽起來,你的意思是那是股很不好的味道?我怎麼從來都沒聞到過?」我心想,開玩笑我前前後後進出中正機場的次數不知要比你多上幾倍,中正機場雖然不夠美、廁所恐怕會有點兒異味,但怎麼可能在你一下機就聞道味道,我們台灣的門面哪有那麼差? 神經大條的他似乎沒有感覺到我微微的憤怒,竟然說著說那是因為我習慣了那股氣味的關係,不然你下次回去時試試看,也許在妳離開台灣這麼幾個月之後、可以聞得到這味道。

下了飛機,我用力地讓每個嗅覺細胞都使勁的運作,試著想聞出個所以然來,可我聞到的是熟悉的中正機場的味道,不真是「嗅覺」的東西,那個味道,是老中正機場用毫無美感的空間設計、帶著點歷史調調的裝潢以及身旁同胞們迫不及待的打開大哥大開始跟四方人馬聯絡的盛況所組合而成的混合氣味,我想這個氣味跟那位男公關所聞到的應該有所不同吧!畢竟對我,這,是熟悉的家鄉味。

家鄉味始終如昔之外,我有點兒小失望的發現台北的一切似乎有沒什麼改變;我知道我這想法實在很可笑,畢竟我只是離開了八個月的時間,雖然這八個月之間台北市新開了兩家大型購物商城、新開的倒閉的餐館一定也是一卡車,但自己所熟息的朋友、常去混的地點、打麻將時的話題,似乎都跟八個月前相同,有天趴在家裡客廳的長几上上網,我老姊突然說,看妳那樣子和以前一模一樣,好像妳從來沒有離開過似的。

我笑著想,這倒也是,長相沒有因為也許在瑞士喝礦泉水的關係而變美、身材也沒有因為冬天吃多了起士火鍋而變更肥、表面上看起來,除了頭髮大概長長了幾吋之外,跟以前還真是一模一樣;只是,我心裡對台北的感受卻有了不太敢輕易對人啟齒的轉變。

噁 心 又 要 不 得 的 複 雜 情 緒

回台灣的那兩個禮拜,每天的行程被自己搞得有得零碎,約在不同的地點吃午餐、吃晚餐,午餐吃到近2點、朋友全部有投路得回公司繼續上班,而我礙於晚上仍有約,懶得回到位在忠孝衖六段的住處窩個兩小時後再出門,於是就在台北街頭晃當、順便採買些在瑞士貴得驚人的生活用品,這樣過上幾天之後,我竟然開始厭倦這個曾讓我如此想念的城市。 討厭在台北市走路的感覺,停滿摩托車、擺滿地攤又坑坑疤疤的人行道讓我這個超愛穿高跟鞋的人走來痛苦不堪,二月溼冷的空氣從一下飛機就不曾消失、待在室內時的冷意甚至北在室外還要嚴重,捷運雖然方便、但在台北火車站轉車時從四面八方湧來的人潮讓我頭昏目眩,回到住了兩年多的忠孝東路小屋、看似雖然如昔,但裡面各式小小的擺設、氣氛都彷彿只剩下室友的調調。

我發現,我想念那個在瑞士和亞力克斯一起窩著的家。

喜歡那裡因為有暖氣而可以將寒冬關在窗外的暖意、喜歡夏日一派閃耀陽光、冬天浪漫覆雪的窗外景色、喜歡沒有太多人潮在身前推擠的悠哉、喜歡永遠都不會顯得繁忙的街道、喜歡坐在露天咖啡座喝咖啡時不用忍受廢氣的味道、喜歡自己一手裝扮起來的家裡的每個角落。

我想念那個在瑞士和亞力克斯一起窩著的家;但這樣的念頭卻讓我既罪惡又不安。1972年在台北出身,在桃園大溪長大,來台北念大學、工作、生活,這麼多年與台灣這個島嶼的親密接觸,居然被短短八個月的瑞士生活給擊倒?只要腦中閃過「想念瑞士的生活」的念頭,我就覺得自己噁心極了,我告訴自己,不要這麼噁心好嗎?妳可是台灣土生土長的孩子,別以為自己在國外住了幾個月,就可以來挑剔台灣的不是。

不敢隨便跟人講這樣的想法,噁心之外,當然也覺得自己要不得,一個相當交心的女友對我說,「這有什麼,多少人心裡頭不也抱著移民的夢想?如果在瑞士住得習慣,就住下來啊!」;另一個很體貼的女友則說,「不要傻了,妳有這樣的想法根本就沒有什麼不對,本來瑞士的生活環境就比台灣好得多,而且亞力克斯又對妳如此好,好好珍惜就好、根本不用想那麼多。」他們的話,聽起來都沒有則難或認為我要不得的感覺在裡面,可是不舒服的感覺卻依然揮之不去。

我不懂,怎麼會這樣呢?

計劃五月時再回台灣小待個幾個禮拜,我等不及的想知道自己下一次的返鄉感受又會是什麼。

 

DOMINIQUE'S STORY WEB HOME

最新故事/好消息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