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的
網路故事書
DOMINIQUE'S STORY WEB....................
.........................最新故事/好消息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HOME


告別台北
飛向蘇離世

再出發
去西班牙囉(上)

再出發
去西班牙囉(下)

巴塞隆納
八大遊訪重點

天體村
大方看三點

馬特洪峰下的遊行

脫軌蘇離世
變裝大遊行

漫步威尼斯

好一個義大利之旅

拖斯卡尼
的想望 (上)

拖斯卡尼的
想望(下)

一個人的
法式山城浪漫

我很黑
但我不是泰國妹

終於去上德文課囉

在歐洲
遇見台灣同胞

阿爾卑斯冬季慘案

白色聖誕節

二十字頭的
最後一年

跨年夜的眼淚

聖模里茲
皮草名犬展覽會

雞屁股 我來囉

罪惡的返鄉經驗

讓人
眼紅流口水的薪水

夕陽湖畔的對話

在維也納
不跳華爾茲

Malika的教母

徹徹底底的
希臘懶散之旅

阿爾卑斯山
春季慶典

 

2002,1月-1
跨 年
夜 的 眼 淚

以前自個兒在台北的跨年夜,常常都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總覺得應該、必須得作些什麼,但卻又一點兒也不知道作什麼好。記憶最深刻的是跨世紀的那一年,因為實在不知道要做些什麼,就想說到市政府前面去和人潮和在一塊兒好了,這樣的夜晚,一個人蹲在家裡似乎太過淒涼也太過外星人了點。

結果,在台北市廣場前湊合的找了個位置杵著,看不到舞台上表演的藝人也就算了,人潮洶湧的程度一度還讓我覺得自己會不甚摔倒、然後被一個個不知道在擠什麼勁兒的人給當成腳墊踩,不過我這超悲據型的想法並沒有成真,只是一個跨年夜晚跨得並沒有什麼特別、一起倒數時也沒有那種感動得想要和旁邊陌生人相互擁抱的衝動。

至此,我對跨年夜晚就真是完全提不勁來了。

在瑞士的亞力克斯可不是如此,據了解,他每年都會在自宅舉辦派對,大家一起享用也許是瑞士冬季最常見的菜餚─起士火鍋或是Roclette(將起士放在鐵板上熱融後搭配馬鈴薯),也許是亞力克斯個人最愛的大塊肉排,之後再一杯杯的喝伏特加搭配紅牛(Red Bull,奧地利出產的一種提神飲料,跟台灣的蠻牛有異曲同工之妙),倒數Count down大家醉醺醺的互相擁抱後,再繼續喝到不支倒地為止。最瘋狂的那次,小小的屋子裡擠滿了120 個左右全身酒氣的男男女女。

今年,亞力克斯一改態度、決定輕輕鬆鬆的去參加他最好的朋友─Jorg在他家辦的小型Party;或許是因為受邀參加Party的年齡層從1歲多一點的小寶寶到60幾歲帶著點銀髮的老先生都有,因此整個Party雖然瘋狂不足、但卻絕對以溫馨感人取勝。

那晚,我們吃著另一道瑞士人冬天很愛的「中式火鍋」。雖然,我個人真心誠意的覺得他們那種在羔湯裡燙肉片、然後再沾一堆有的沒的的醬料,實在有點兒不配稱之為「中式火鍋」,但一屋子的人、暖暖的燈光、絕佳的氣氛,還是讓我吃得津津有味而且極為開心。 吃到一半,手機響起,是我德文學校裡來自泰國的女同學,我愉快的想,無非就是一通祝我們新年快樂的電話吧!沒想到,聊了幾句之後,她的聲音卻不對勁了起來,「妳在那兒啊?還好吧」,結果萬萬沒想到我得到的回答竟是,「我一個人在家,我老公打我,打完之後說心情很差、跑去找朋友去了。」

他老公是個瑞士人,見過幾次面、還一起出去玩過,雖然我對於他們之間從認識的過程到可媲美閃電速度的結婚都感到非常好奇(男方說是在瑞士經由另一位泰國朋友介紹的,女方說是在她泰國清邁家鄉認識的;男方說認識約莫一個月就結了婚,女方則說認識了幾年才決定踏上紅毯),不過好奇規好奇,每次見面時看他們都親親我我好不恩愛的模樣,何必管它是怎麼認識的、又認識了多深才決定攜手共度一生呢?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和我一樣,患有狀況不輕的結婚恐懼症。

沒想到,他居然打女人!這個學了無數年中國武術的瑞士男人,居然打女人! 電話講完,一屋子的女人都覺得應該去把我那位同學接來Party現場,怎麼說都不該讓她一個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度過跨年夜,輿論的壓力下,讓嗜肉如狂的亞力克斯萬般不捨的放下刀叉,火速準備開一個小時的車去接我那位女同學,希望可以趕在跨年倒數前回到Party現場。

倒數前,大家以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態度招呼著我的女同學吃飯,她臉上始終帶著笑意、嘴上不停的道著謝,我看著臉上還有著黑青的她,不禁心疼的想,妳心裡可有個打算呢?才不過27歲吧,Party結束之後,才是妳得面對的生活呢。

整個打人事件,是一場羅生門。

女方說:她護照機票都被扣留,雖然她不想再待在瑞士,但是為了想要得到瑞士居留權、接她前一個婚姻的6歲小男孩來瑞士住,所以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讓亞力克斯報警,無論如何也不想使盡全力離開這個男人、回到她口中想念不已的清邁老家。

男方說:他從來都不打女人,是她嘴巴太壞、行為太過分,才會造成他一時衝動,出手打人。

我一點兒都不想知道這事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而且我也永遠都不會知道,就從如何相識這件事開始就已經各說各話,我不知道要相信誰、也無從得知什麼是事實,只是,離開自己的國家、住在歐洲或是其他地方,真有那麼好、那麼值得妳即使要賠掉自己的幸福也在所不惜嗎?

以瑞士來說,常常可以見到以蘇俄為首的東歐女子,她們在網路上貼照片、找適合的男性,然後相約見面,很快地、也許總共只是三個月的時間,女方就已經嫁作瑞士妻;來自亞洲泰國、南美洲的多明尼加共和國的女子也多,這兩個地方是瑞士以及其他歐洲男人最愛的渡假聖地,消費低、女郎俏,假度著度著、就度上了一個老婆是很平常的事。

其實,這樣的問題到處都有,台灣不也是?

只是我想到跨年夜的眼淚,想到自己因為莫名害怕拿自己的一生做賭注、而遲遲不敢說「我願意」這三個字,想到月亮似乎怎麼看都是在自己的家鄉比較圓的同時,我真心希望,跨年夜的眼淚只不過是個例外,所有勇敢追求自己要的東西的女人,都能滿足的帶著微笑過異鄉生活。

DOMINIQUE'S STORY WEB HOME

最新故事/好消息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