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的
網路故事書
DOMINIQUE'S STORY WEB.............................................
最新故事/好消息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HOME
2001,9月-1


告別台北
飛向蘇離世

再出發
去西班牙囉(上)

再出發
去西班牙囉(下)

巴塞隆納
八大遊訪重點

天體村
大方看三點

馬特洪峰下的遊行

脫軌蘇離世
變裝大遊行

漫步威尼斯

好一個義大利之旅

拖斯卡尼
的想望 (上)

拖斯卡尼的
想望(下)

一個人的
法式山城浪漫

我很黑
但我不是泰國妹

終於去上德文課囉

在歐洲
遇見台灣同胞

阿爾卑斯冬季慘案

白色聖誕節

二十字頭的
最後一年

跨年夜的眼淚

聖模里茲
皮草名犬展覽會

雞屁股 我來囉

罪惡的返鄉經驗

讓人
眼紅流口水的薪水

夕陽湖畔的對話

在維也納
不跳華爾茲

Malika的教母

徹徹底底的
希臘懶散之旅

阿爾卑斯山
春季慶典

 

義大利是個有點兒長遠的夢想了。

想了好久始終都沒有機會去,在台北上班時,出義大利的差都沒有我的份、真要我將短短的假期投注在義大利,又深深覺得對不起在瑞士等我的亞力克斯,這個夢,自然也就這樣年複一年的作下去。

亞力克斯對於在歐洲大陸旅行向來興趣缺缺,他鍾情的是亞洲、南美洲等截然不同的景觀與風情,今年九月這個義大利之行,算是我軟硬兼施才柪來的旅程。仗著還有點沒被我敗光稿費,豪氣地說「我們來去義大利怎麼樣?兩個星期就好,吃住等旅費我出,油錢則由你包辦」,亞力克斯的表情有點兒流露出了一點心動的跡象,我趕緊再加把勁的說,「你不是很愛義大利菜嗎?我們可以邊玩邊吃好吃的耶,」愛吃的他,眼神嘴角已經露出了無限嚮往的樣子,於是我再正義凜然的使出絕招,「義大利是台灣人都很嚮往的國家,我們可以把這次旅程當作投資,回來後我再努力寫稿投稿」!於是我們就駕著新買的二手SABA愛車朝義大利出發囉。

嚴格來講,開車去義大利似乎是個不智的選擇,因為義大利的油錢比瑞士還貴、交通則是混亂得出名,可是不管怎麼說,開車都還是有它自由方便等無以取代的優點,更何況,義大利南歐的九月仍然熱力驚人,我們人出發之外,帳棚睡袋等傢伙也得同行,所以即使亞力克斯對於開新的「二手車」去義大利這件事有點兒焦慮,最後還是決定賭一賭自己的運氣以及這台車齡超過13年的老SABA的強壯度。

夢 已 遙 遠 的 水 都 風 情

這次的義大利之行,主要是以中部的拖斯卡那(Toscana)為主,但威尼斯(Venezia)就在可以順路繞去的北部偏東的位置,說什麼我也要去瞻仰一下水都的風華,於是行程最後變成從瑞士南行進入義大利,領略了威尼斯的獨特風味之後、再往西南方前進以拖斯卡那北部的盧卡(Lucca)作為遊走拖斯卡那的起點,往下經比薩(Pisa)前往佛羅倫斯(Firenze),之後再往南行前往聖吉米尼亞諾(San Gimignano)、蒙地里吉歐尼(Monteriggioni),最後以拖斯卡那中部的重鎮席耶那(Siena)作為拖斯卡那之旅的終點。

不曉得別人是以何種方式前往威尼斯的,我在想,如果可以,建議大家還是坐火車的好;威尼斯的聖塔露琪亞(Santa Lucia)火車站就位在威尼斯市裡,出了火車站就是水上巴士站,除了方便之外,應該還可以保有水都浪漫風華的完整面貌吧! 我們沒那麼幸運,開車前往威尼斯,由於車輛無法行駛於威尼斯市內,得把車子停在外圍的停車場中。走在連結威尼斯與外城的大橋上,大概過橋身一半之後就開始塞車,一路緩緩前進到大型停車場前,對威尼斯浪漫的想像已經被磨損許多,好不容易在這停車費超貴且無人看管的停車場內停妥了車子,一邊暗自慶幸SABA還沒加裝最新的CD音響、省卻了擔心被扒手敲破車窗的焦慮,一邊試圖想靜下心來看看所處的環境,有點兒小失望發現自己心裡唯一的感想竟是:大家對義大利之髒之亂的描述還真是一點兒都不誇張!當然早耳聞義大利是這樣的一個國度,只是沒料到這個幾乎與浪漫畫上等號的城市也一樣不能倖免。

步行進入威尼斯市區之後,髒亂的感覺稍稍有了點紓解,但這樣帶著負面角度的印象卻始終無法拂去,不過我想,這並不是威尼斯的錯。

漫 步 威 尼 斯 的 寫 實

威尼斯的誕生要追溯到西元421年左右,當時的哥德人沿途打家劫舍朝羅馬進攻,威尼斯鄰近區域的居民紛紛逃向這個無人煙的沼澤地帶避難,在小島上建立村落、建立起威尼斯最早的模樣;之後威尼斯的命運在1204年征服拜占庭後達到顛峰、在1500年時打造出我們今日所見的威尼斯面貌、十八世紀時成為貴族奢華社交活動的重要場所,如今,每年則有近1千2百萬名遊客為威尼斯水道取代街道的獨特魅力所懾服。

在威尼斯窄小的街道上穿梭,是件有趣的事情;由於整個城市是建立在瀉湖之上,所有的建築物似乎都只在建築體朝水道的那一面做文章,富麗的、精心雕琢的設計都在面向運河的那一面,至於朝向內陸較不易為人所見的那一面則多半樸樸實實、鮮有裝飾。

「散步是認識威尼斯的最好方式」,幾乎去過威尼斯的人都如是說,不知道說這話的那些個旅人是以什麼為根據而下的結論,我的經驗是,在威尼斯如同迷宮般的巷弄間穿梭,你才可能有機會細細看清威尼斯的各種面貌,巷弄間滿天飛舞的衣物、有點兒殘破的街道與房舍,運河上看起來吊兒啷當、一點也沒有傳統味道的貢多拉船夫(Gondolier),里奧多市場裡的喧囂雜亂,種種,給夢一般的威尼斯注入了寫實的氣味,直到你尋著無所不在的指標來到聖馬可廣場(Piazza San Marco)。

走 進 繁 華 舊 夢 中

我帶著有點兒無所謂、且不知該期待什麼的心情漫步至聖馬可廣場,待整個廣場都進入視線範圍之後,「驚艷」兩字實在都不足以形容眼前這番景緻所帶給我的震撼力;巨大、富麗、密密麻麻的人潮、幾乎是鋪了滿地的鴿群、廣場邊莊嚴的總督府(Palazzo Ducale)、瑰麗的聖馬可大教堂(Basilica San Marco)、裝飾得美輪美奐的文藝復興式鐘塔(Torre dell'Orologio),站在這樣一個氣勢磅礡的廣場裡,我真心真意的覺得自己旅遊經驗裡的各個廣場,都不再是廣場了。這個聖馬可簡直就是威尼斯繁華富麗的過往靈魂,拿破崙形容它是「歐洲最高雅的客廳」、只有聖馬可廣場配稱為「廣場」,實在極為貼切。

白天以外,也不該錯過聖馬可的夜,義大利人怎麼可能任由這樣的一個廣場在入了夜之後就安靜下來。晚間的聖馬可一樣滿是人潮,雖說義大利向來有晚上到廣場上散步聊天兼納涼的傳統習慣,但在威尼斯這個落籍人口數絕對大大少於觀光人次的城市裡,大家聚集在聖馬可廣場的原因,應該是那遠在廣場之外便可依稀聽見的交響樂聲;廣場上約莫三四家高級餐館聘有樂隊現場演奏,鄰近的餐館有默契的交相演奏、遠在另一方的餐館,則是一路演奏不停,也不管自家的樂聲是否會和其他樂隊的演奏混在一塊兒,磅礡的樂聲、身著正式服裝的樂手與服務生、擺有高級桌巾餐具的露天咖啡座,實在很引誘人想故作高雅地坐下來把自己給崁入這樣華麗的威尼斯舊夢裡。

然而,舊夢是需要額外付費的,你當然可以在廣場上找一處沒有鴿群們所留下的黃金路面席地而坐,享受這絕美的氣氛,但若像我們一樣想學紳士淑女、優雅的啜著卡布基諾聆聽曼妙樂章,那麼餐館遞上來的帳單,除了咖啡本身、還會加上現場演奏音樂的費用、佈置餐桌的費用,索價大約是台幣400至500元之間;當然,我們事前並不知情,而這一杯就著華麗夜色的卡布基諾成了我威尼斯之旅小小的疼痛。

從威尼斯的舊夢走出,幾分鐘的短短路程就來到瀉湖邊,潮水溢上原本就並不頂寬敞的道路,部分路段幾乎是得要踮起腳尖才能通過淺淺的水灘,站在這兒或再往前走上嘆息橋(Ponte dei Sospiri)前的麥桿橋(Ponte della Paglia)遠望感受一下,當下就會深刻體驗到威尼斯建在瀉湖上的意義為何。 威尼斯之所以為水都、以水道替代街道,主要是因為這小小的城市其實是建在瀉湖沼澤的低漥沙渚上,而人定勝天的含意再度被義大利的建築者給發揚光大,他們以松木的木排和木樁搭成地基,再使用不透水的石材來建造房舍,以目前威尼斯市內許多房舍都已超過400歲高齡的現實來看,這個聽起來似乎有點兒不可思議的方法顯然非常奏效。

據說在聖馬可廣場上高達98.5公尺的鐘樓於1902年倒塌時,地底下用以支撐鐘樓千年之久的樁木仍然狀況良好,鐘樓之所以倒塌、乃是因為多次加高增建超過最初木樁所應承受的重量極限,翌年依原樣、在原地重建的鐘樓仍採古老的建築方式以木樁為地基,現在每天有無數人踏上這個於1912年啟用的新鐘樓俯瞰威尼斯與瀉湖的迷人景緻,不知道其他人的感覺是什麼,我倒覺得這個90歲的鐘樓似乎是極為硬朗的。

運 河 上 的 另 一 個 角 度

瀉湖旁就是水上巴士站,我們跳上1號水上巴士、改由運河上的角度感受水都風情。 威尼斯運河上的交通工具並不僅只有貢多拉(Gondola)而已,水上巴士、遊艇、駁船等都在運河上穿梭行走;當然,貢多拉是傳統、最有韻味的水上工具,貢多拉船夫甚至是威尼斯的象徵與神話的一部份,當地古早的傳說說到,貢多拉船夫天生長有使他們能夠在水面上行走的蹼腳,而他們對錯縱複雜的水道聊若指掌乃是來自於父子代代相傳的知識。

然而,在所有所謂父子相傳的特殊行業都漸漸式微的現代社會裡,我並沒有在貢多拉船夫身上看到例外,我並不否認自己最初對貢多拉船夫的想像,盡是些最傳統的模樣:船夫得頭頂一繫著絲帶的草帽、身著條紋上衣和黑褲,一開口就是情感豐富的義大利歌劇。

這些傳統貢多拉船夫的模樣,我在那拉斯維加斯打造的維尼斯飯店看過,當時嫌人家美國人虛假做作、硬是要把各國的精華給拷貝到賭城去,只是沒想到等自己真的來到了水都,卻反而覓不得這樣的情境。不禁要聯想起友人前年參予威尼斯嘉年華會的感想:傳統精緻的面具已越來越少見到在嘉年華會上使用,過多的觀光客戴上美國米老鼠等卡通人物的面具來威尼斯瞎攪和,壞了友人盼了許久威尼斯夢、更壞了嘉年華的傳統意境。

貢多拉船夫也是吧!我實在不願意跳上貢多拉、讓那個滿臉滿肢體動作都寫著漫不經心的貢多拉船夫帶我遊水都,與其花高昂的金額換一段這樣的運河經驗,我寧可選擇1號巴士緩緩的沿著大運河(Canalazzo)而行,只要想、還可隨時在靠站時下船細細瀏覽。

大運河的航行路線流經威尼斯市的中心,自古開始這條水道就是威尼斯的主要通衢,是以,威尼斯市裡如巴洛克式風格的安康聖母教堂(Santa Maria della Salute)等聞名的建築、近五百年來眾多華麗的底府如黃金屋(Ca' d'Oro)等以及最繁榮的里奧扥區(Ponte di Rialto)都依著大運河而建。

從運河上看威尼斯,緩緩映入眼簾的建築物雖美、但卻更給我一種夢已遙遠的淡淡哀愁,牆上的濕壁畫褪了色、裝飾的大理石顯得有點兒殘破、潮水年年漲退的痕跡清晰地刻劃在牆上、許多人家的牆上掛著抗議馬達汽艇的白布條、昂貴的租金使得不少屋舍都落入一年只來小住數星期的富豪手中、還有許多待修待整的空屋一樣也佇立在大運河邊,當街燈亮起的傍晚時刻來臨,大運河並沒有被照亮多少、一片片黑戚戚的窗口散發的真是一股人去樓空的哀愁氣氛。

DOMINIQUE'S STORY WEB HOME

最新故事/好消息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