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的
網路故事書
DOMINIQUE'S STORY WEB............................................
最新故事/好消息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HOME
2001,9月-3
卡尼想望(上)


告別台北
飛向蘇離世

再出發
去西班牙囉(上)

再出發
去西班牙囉(下)

巴塞隆納
八大遊訪重點

天體村
大方看三點

馬特洪峰下的遊行

脫軌蘇離世
變裝大遊行

漫步威尼斯

好一個義大利之旅

拖斯卡尼
的想望 (上)

拖斯卡尼的
想望(下)

一個人的
法式山城浪漫

我很黑
但我不是泰國妹

終於去上德文課囉

在歐洲
遇見台灣同胞

阿爾卑斯冬季慘案

白色聖誕節

二十字頭的
最後一年

跨年夜的眼淚

聖模里茲
皮草名犬展覽會

雞屁股 我來囉

罪惡的返鄉經驗

讓人
眼紅流口水的薪水

夕陽湖畔的對話

在維也納
不跳華爾茲

Malika的教母

徹徹底底的
希臘懶散之旅

阿爾卑斯山
春季慶典

 

比 薩 斜 塔 與 盧 卡 古 城 的 魔 力

自從幾年前書架上躺了兩本關於拖斯卡尼(Tuscany)的書之後,蠢蠢欲動的感覺就一直沒停過。
書裡的文字雖然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一個個架構在義大利鄉村景緻的故事,卻實在挑動人心;這個位在義大利中部的省份,彷彿成了繼法國南部普羅旺斯之後的第二個歐洲福地,藝術家作家回歸純樸自然尋找自己的另一個熱門選擇。

不打算在拖斯卡尼找個百年老屋長住、也不計劃買塊地自己種下葡萄擁有一片橄欖園,我當然清楚,書裡面那些個與純粹義大利鄉親的生動相處以及與土地的互動,絕非一趟短短的旅程即可達成,不過,這還是未能改變我對拖斯卡尼的想念─一份想望的念頭。

我總想,縱使,無法與拖斯卡尼這片土地真真切切的共度四季,但用自己的雙眼感受過那片在艷陽下起伏不定的平原,馳過據說是上帝筆下最不矯飾的鄉村景緻,再怎樣應該也都比只是呆坐家中對著書中文字憑空想像要來得好一些吧。

對旅遊目的地的想望可以藉由各種不同的原因挑起,而我這份因書而來的,對拖斯卡尼的想望,顯然比起歐洲人要來得晚得多;葡萄園橄欖林彰顯出的生命力與樸質美感,眾多保存良好的哥德式與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物,平原山丘上絲柏樹所妝點出的自然詩意,中古世紀風味濃郁的小城小鎮,當地的美食與佳釀,乃至於首府佛羅倫斯(Florence)的藝術盛名與比薩(Pisa)那歪歪的斜塔,身為義大利境內旅遊造訪人次名列前矛的拖斯卡尼省早就大舉俘虜了歐洲人的心,自古即已如此。

我們在歐洲人假期泰半都已結束的九月天進入拖斯卡尼省的第一站─比薩,環繞的語言仍不是快速如法拉力般的義大利文,四處既沒有守著老日子的拖斯卡尼鄉親、也沒有聞名已久的義大利帥哥美女,一個個搶著初秋最後一抹拖斯卡尼艷陽的、盡都是如我一般背著相機四處新奇的東張西望的觀光客,我想我們大抵都讀了同一本指南書,書上說6月、初秋的9月與10月以及天空泰半很湛藍、陽光通常很金黃的冷瑟冬季,是造訪拖斯卡尼的最佳時節之一,切勿在7、8月時走訪拖斯卡尼,可怕的觀光人潮之外,空氣裡的濕氣與熱氣更是會搞得人全身不舒服,看景不是景的破壞旅遊心情。

拖 斯 卡 尼 從 斜 塔 看 起 ─比 薩

從義大利北部驅車進入拖斯卡尼省,比薩是我們紮營造訪的第一站。
不曉得7、8月時,拖斯卡尼究竟是怎樣的暑氣逼人,我倒是非常喜歡它仍有近25度左右氣溫的9月天,從已經得披上秋衣的瑞士來到這兒,延長了一些依舊熱力十足的夏日,讓人一開始就能頂著艷陽、徹底感受並享受拖斯卡尼的魅力。

越 歪 越 吸 引 人 的 鐘 樓
引我們將第一站選在比薩的原因,自然是那個歪歪的、據說隨時都會倒塌的斜塔(Torre Pendente)。於1173開始興建的比薩斜塔,其實是一個鐘樓,當初建造的原因是為了要襯托比鐘樓早一世紀建好的主教堂(Cathedral),只是沒料到1274年鐘樓第三層完工前,鐘樓就怎麼建也建不正的歪了起來,歪歪斜斜的建到1350年落成完工後,垂直傾斜線一共有1.4公尺之多,不過這一斜,倒是斜出了大名聲,歪歪鐘樓的盛名不僅反客為主的壓過名列為拖斯卡尼最精美之比薩-仿羅馬式建築的主教堂,更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

鐘樓之所以會斜,不是因為建築商偷工減料的關係,事實上拖斯卡尼的大部分區域早在數十萬年前,乃是一個個巨大的湖泊,地下土壤的質地本就不是十分穩固,而鐘樓的設計一共有八層高、塔頂還有個重量驚人的巨鐘,用來支撐整座鐘樓底部的卻只有僅深3公尺的淺石層,於是,塔越蓋越斜,義大利人則越挫越勇的硬是把整個鐘樓蓋到完工為止。

據說,整個比薩地區的建築物都或多或少的有點兒傾斜,只是鐘樓斜得最嚴重,於是成了世界各國遊客爭相前往一睹的奇景,連科學家伽利略也曾來此參上一腳、實驗他偉大的重力加速度定律。

對比薩這個曾是重要軍港、力量擴及地中海科西嘉(Corsica)與西西里島(Sicily)等區域的小城來說,擁有比薩斜塔這響譽國際的奇景,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小城裡每天有大型遊覽車絡繹不絕的進出,車上下來背著相機的觀光客總都急急忙忙的湧向斜塔旁拍各式各樣的紀念照,有照片存檔證明自己的確到此一遊後,再趕忙上車前往另一個拖斯卡尼的美景。 比薩除了斜塔之外,究竟還有什麼?

「比薩只有斜塔可看,其他地方都無聊不已」的論調時時可聞,我也得很慚愧的說,除了知道它的海域很美、每年夏季總有大批的義大利及來自其他歐洲國家的遊客前往踏浪戲水之外,對於比薩的印象,斜塔之外真的也就還是斜塔。真是沒辦法呢,斜塔的名氣實在太大、看起來極有可能在下一秒鐘就塌下來的外型實在太過新鮮有趣,當目光先被斜塔吸引、轉頭再看其他的建築物的時候,就好像被施了魔力似的覺得其他建築物雖壯美宏偉,但卻像少了點個性般的讓人很難產生興趣,更別提要把腳步往斜塔之外的城內移動了。

是以我才自問,有這個調皮斜塔的比薩究竟是幸還是不幸呢?對旅客來說,應該不會太不幸的,至少我看了傾斜度已達5.4公尺之多的斜塔、拍了張想把斜塔扶正姿勢的紀念照後非常的心滿意足。隨時可能都會砰的一聲倒下來呢!當然是先看先贏拍照存證再說,哪一天高達54.5公尺的斜塔的斜度若真到了180度,再細細看品味鐘樓斜塔以外的比薩也不遲,這,應該就是有斜塔的比薩的宿命吧。

盧 卡 光 陰 在 16 世 紀 停 格

位在比薩東北方的盧卡(Lucca),雖然少了斜斜的調皮鐘樓、少了驚人的知名度,但反到卻可讓人認真的在巷弄裡鑽來鑽去、細細品味它中古世紀的小城風味了。

古 羅 馬 時 期 的 黃 金 時 期

初抵盧卡時,夕陽已經滑落山頭,黑漆漆的只見盧卡雖小但卻有著頗高的城牆作防衛,進了城,不但把一路行來的拖斯卡尼的原野耕地景緻給留在了城外,時間似乎也被這座牆給擋住了。 歷史起源可以追溯至舊石器時代的盧卡,在漫長的發展過程中,主要有兩段美好的黃金年代:第一個美好時代是自西元前180年成為古羅馬殖民地以後展開,盧卡因在當時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而繁榮發達,如今登上城裡鐘樓俯瞰盧卡,小城幾何的輪廓以及格狀式的街道系統,都是在這個時代便建立下來的模式。

此外,既曾為古羅馬殖民地的一員,自然也就少不了羅馬競技場;經過了幾世紀的洗禮(或說摧殘),盧卡的羅馬圓形競技場(Piazza del Anfitearto)雖然只剩下斷瓦殘垣,不見當年的氣勢,但我實在得說,在看過遍及歐洲四處的羅馬競技場遺跡之後,盧卡的這一個卻最深得我心。 在盧卡,古劇場原有的石材雖經過不斷的搜括,但卻仍見不著競技場的面貌以及斑駁的技場與石階看台,可以見得的僅是一個劇場的外圍輪廓。

我相當喜歡這個由建於西元1、2世紀的古建築來勾勒出劇場輪廓的市集廣場(Piazza del Mercato),它非但沒有從前造訪劇場遺跡時的沉重莊嚴感,反而色彩繽紛美麗、氣氛熱鬧宜人。一棟棟古建築物的底層,拜遊客之賜成了小巧的商家、餐廳以及咖啡座,我把它當成一個形狀特殊的廣場逛,雖然不甚宏偉巨大卻具有其他廣場難以取代的特色,尤其那天午後剛好下了一場雨,遊客都躲雨去了,雨絲霧濛濛地灑在不見人跡的廣場與周邊建築上,樓上窗台一位老婦推窗向外張望著突來的雨景,一時之間,那感覺真像踏進了時光隧道一般,城外城門關起了拖斯卡尼的景色,而市集廣場的小小拱門通道,則擋住了嘈雜的人潮、讓一切還原到中世紀的純樸面貌。

雕 琢 市 容 的 第 二 段 繁 榮 歲 月

西元1162年盧卡成為自由城邦,因著本身製造與貿易業的興盛再加上近海的絕佳地理位置,商機一路開展至歐洲其他國家以及遠東地帶,自然也開展出了第二個繁榮不已、延續約莫一世紀的美好年代。有了第一個建立城市輪廓的黃金時期,第二段美好的繁榮歲月,當然就把重頭戲放在雕琢市容身上,目前盧卡城中許多富麗豪華的建築物與塔樓都是建造於這個時期,其中位在市中心的聖米歇爾教堂(San Michele)便是其中的絕佳典範。

自西元1100年動工興建的聖米歇爾教堂,以現代眼光來看依舊華麗且氣勢磅礡,旁邊咖啡座上的觀光客各個仰著頭欣賞教堂正面雕刻細膩的裝飾、舉著相機竭盡所能的想把教堂連同旁邊的塔樓給一起裝進觀景窗裡,聽起來像是有點兒累著了這群仰著脖子張望、幾乎就要趴在地上才能好好拍張全景照的觀光客了不是嗎?一點兒也不喔,累這一會兒算什麼呢,眼前這整座教堂可是一直蓋到14世紀才完工的傑作,兩個世紀之久的施工期,多少出力的工人都沒能見到聖米歇爾完工呢,現在可以輕鬆地邊喝咖啡邊研究要怎樣拍照,絕對是幸福的了。

研究完畢、咖啡也喝完了之後,不妨沿著教堂旁的路徑慢慢往古意盎然的城裡逛,盧卡市中心櫥窗裡透露的有流行現代的義大利服飾,也有著滿溢拖斯卡尼鄉親氣息的各式雜貨店,不過提醒大家可別前腳離開聖米歇爾教堂,後腳便一頭鑽進逛街購物的樂趣裡不可自拔,千萬要先找著菲隆戈街(Via Fillungo)才行,這條街才是盧卡主要的購物街道。不過,這並不是重點,我絕對深信台灣同胞對逛街購物的敏銳能力,要找著菲隆戈街重點是,這條街除了可以讓人逛商品,還可讓人好好品味美好繁華時代裡留下的其他有特色有看頭的建築物。

新 舊 並 存 的 絕 對 美 好 時 代

經歷了兩個階段的美好年代,盧卡一路走到今天,其中自然也有紛爭與風雨。15、16世紀時為了要與漸漸強大興盛的佛羅倫斯抗衡,在城外建起了高約12公尺的護城牆;1799年時被拿破崙率兵攻佔、由拿破崙的妹妹艾莉莎(Elisa Baciocchi)統治了12年之久,她將居住地附近的建築物拆毀夷平,為盧卡留下了一個如今稱作拿破崙的廣場(Piazzo Napoleon),多了個讓現代盧卡人傍晚納涼聊天的所在;之後還曾落入奧地利哈斯堡王朝的手中;一直到1814年盧卡才終於成為義大利領土的一部份、由巴爾馬(Parma)地區管轄,並在1847年被列入拖斯卡尼省。

我認為,除了資料史書上大書特書的兩個繁華黃金時期之外,盧卡其實已經邁入了第三個美好時代:守衛功能已逝的城牆,如今是當地人散步慢跑、旅人取景的絕佳所在之一;登上城裡的高塔賞景,視野除了有自然宜人的拖斯卡尼景緻,更有紅瓦一片古意十足的盧卡市容;走入城中心,有好吃的義大利料理、香醇的拖斯卡尼佳釀,縱使置身於光陰彷彿在16世紀停了格的街道上,卻又可享有一切現代化的方便,怎麼想怎麼看,我都覺得只提及盧卡的兩個美好年代是不夠的,這個9月天我在盧卡體驗到的,分明就該是第三個美好年代啊!

DOMINIQUE'S STORY WEB HOME

最新故事/好消息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