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的
網路故事書
DOMINIQUE'S STORY WEB............................................
最新故事/好消息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HOME


查理士大橋
布拉格的靈魂

蜿蜒的樂趣
布拉格的巷弄

難以捉摸的性格布拉格的神秘

聽見城市的心跳布拉格的廣場

典型瑞士
冬季料理

當巧克力愛上
起士

巴登溫泉鄉
老湯加美景

另類城市風景

哈囉 Switzerland

再見,我的菲菲、我的Sami!

匆匆米蘭•匆匆

德國「漢堡」堡的滋味

進駐瑞士 回春聖地 -7夜50萬

慾望鄉村•
幸福生活

紐約,
慾望城市行


晾在車庫裡的
那台車

在零下5℃入夢

美髮屋的新空間

隨阿蕾河而上-
杜撰的春日情書

玻璃之城純粹極簡的生活美學

要命樂園

進入羅曼語世界
作爾茲


最實在的瑞士風味-瑞士法朗

瑞士籍
黃金單身漢

第一百零一個,喜歡北京的人

放輕鬆的肉,
好吃!

les macarons,
學名:小圓餅、暱稱:小爆餅

鄉村景緻裡的
夏日夢靨




2005,5月-2
進入羅曼語世界-作爾茲

想想其實有點兒不可思議,4年之間,我去過恩加丁谷地(Engadin Valley)非常多次,可是目的地卻都只有一個:聖模里茲。我在聖模里茲定點旅遊,住個一晚、兩晚,然後一早再跳上火車,搭著冰河列車(Glacier Express)前往策馬特(Zermatt),繼續我恩加丁谷地之外的其他旅程。

我深深以為,以為聖模里茲就是恩加丁谷地的代表、象徵、甚至的一切,直到我走進作爾茲這個小小的城鎮。

恩加丁谷地,在我身邊多數瑞士人的語彙裡,就是山區、是農人群集的地方,沒有什麼特別好看好玩的。我被這個形容,影響既深且鉅,從來,在過去無數次的聖模里之旅中,我都沒想過可以以聖模里茲為定點,秀出Swiss Pass、跳上火車去看看恩加丁谷地的其他面貌;若不是我的一個好友,跑到作爾茲(Zuoz)這個地方工作,我約莫也就會一直這樣與它擦身而過,同時,我也就錯過了領略恩加丁谷地真正風情的機會。

同樣都是隸屬於恩加丁谷地,搭火車也不過僅需要20分鐘左右車程的聖模里茲與作爾茲,卻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聖模里茲是國際化、是時髦、是山城小都會;作爾茲卻是道地的恩加丁、是傳統、是山城中的小山城。瑞士是有四個官方語言的,可無論在日常生活上、在電視上、在瑞士國鐵的火車車廂上、在旅行瑞士的途中,你能感受到的其實就只有德語、法語以及義大利語區,第四個羅曼語區,你也許知道它的存在,但實質上的接觸或體驗,應該是零。

羅曼語是使用人口數最少的一個瑞士官方語言,約莫只佔了0.5﹪,而主要的分部區域,就是恩加丁谷地。照理,道地土生土長的聖模里茲人,牙牙學語時的母語,應當也是羅曼語這瑞士本土方言,但就整個聖模里茲來說,它所受到的外來影響太大也太多,國際化的旅客、造就出國際化的氣氛、吸引了許多瑞士其他語區甚至義大利北部的人口來此就業,因此,我在聖模里茲感受到的,無疑是一個很具國際水準的觀光點,一個講德語、義大利語或者英語的世界。

抵達作爾茲的時間,是當地人都近下班時間的傍晚時分。我坐在小酒吧裡和好友敘舊打屁,不大的空間裡擠進越來越多著工人服以及農夫模樣的男人,這個5月初飄著小雨的傍晚,是作爾茲淡季月份的一個平常日子,住在作爾茲或者說住在聖模里茲以外的恩加丁谷地人,多半都是從事農業或建築的勞動人口,辛苦工作了一天,這個時刻,是他們上酒吧大口喝啤酒、大聲講話、大聲談笑的輕鬆時刻。

我先是被他們講話談笑的音量給嚇了一跳,這跟自制力超高,連喜怒哀樂都少顯於色的瑞士人特質不符,再一聽,即便我的德文學得再差勁,也發現他們所操的語言,遠比德文來得生動、來得聒噪、來得有情緒在裡面。原來,這就是羅曼語的音符。而這樣的音符讓我很愉快,太內斂的語言與過於自制的舉止,總讓我覺得少了些生氣、少了些氣氛,而這個我第一次接觸的羅曼語世界,熱熱鬧鬧的,讓整個空間、甚至我的心情,都活躍了起來。

來到恩加丁谷地,我總會在午夜3點多鐘於一片寧靜中清醒過來,幾乎沒有一次例外。

作爾茲的初夜,我也在半夜裡清醒過來,床邊小桌上早就備妥的那瓶水,為的,就是這一刻。很怪,這裡的空氣似乎特別乾燥,若睡前沒有大量喝水,半夜起來是必然的公式;好友笑我為何總學不乖,不懂在就寢之前多喝點水,就不會半夜口乾舌燥極不舒適的醒來,可水喝多了,還不一樣得半夜摸黑上洗手間?怎麼樣都不成,於是我養成了半夜在恩加丁谷地醒來,喝一大口水,然後走到窗邊去看看寂靜黑夜的習慣。

這樣的夜,讓我想起一些台灣朋友對瑞士夜景的批評,他們說,瑞士實在不是個有夜景可賞的國家,沒有香港紐約等大都會那種不夜城般的氣勢,也沒有布拉格古典神秘的美景,瑞士的夜,毫無看頭可言。真想拉這些人跟我一起來這個窗前看看。前一夜的綿綿雨絲終於落盡,作爾茲的夜空跟聖摩里茲一樣美,漫天繁而密、耀眼不已的星斗,看得我,幾乎捨不得重回被窩。瑞士的夜景,在天際,那是最自然最純淨最無矯飾的夜之姿,怎會說瑞士沒有夜景可賞呢?我猜,它一定沒有,或是忘了,抬頭看看屬於瑞士的天際。

我跟作爾茲一起在晨光裡醒來,小小的鎮上,已經有工人上工、主婦買菜、老人閒聊,還有忙著投入跑步運動的人,雖然整個城鎮仍安安靜靜,但卻散發著一股很祥和平靜的怡人氣氛,我決定先在朋友來伴遊之前,自己先踩在如假包換的鵝卵石路、去找些美麗的角度來拍照。

走著走著,我發覺,作爾茲最吸引我的,是他們奇特卻又可愛不已的特殊建築。

這裡的房子,都有一個超大的拱型門,一扇扇小小的內凹式窗子,有的窗子,甚至只是能把手伸出去的大小,然後每隔幾戶人家,就有一個乘著阿爾卑斯山新鮮泉水的小水池。朋友說,這就是恩加丁谷地最道地傳統的建築與住宅型態。

當瑞士還是以農立國的時代,恩加丁谷地裡青一色都是農人,而當時的建築設計,是將地面樓層設為牛羊的住所,因此得建個夠寬夠廣的門讓牲畜進出,二樓以上的空間用來儲存草糧與居住,小窗子搭配上內傾的牆框設計,則有多項功能:防止寒風吹入當時並沒有中央暖氣系統的空間;偷窺左鄰右舍的一舉一動;以及納入更多的陽光。至於水池,那是廣場上還不時興有小酒吧與咖啡座的年代裡的重要社交場所,女人們在這裡洗衣講是非,男人則在這裡抽煙聊苦悶,小孩子則把這兒當成最棒的遊樂場。

如今農人大量減少,牛羊也都搬出了城鎮、上了阿爾卑斯山,原來的住宅,成了如今恩加丁谷地的一大特色。我深深覺得住在這樣有好幾百年歷史的老房子裡的當地人,實在很幸福。房子展現了歷史、留住了情感,住在屋子裡的人則一樣可以享用到最新鮮最現代化的家俱與電器;把時間留給作爾茲的旅人也很幸福,那一天,群山覆雪的美景、陽光照在臉上的溫度、水池裡沁涼的泉水、小城鎮裡古典寧靜的氣氛,以及強烈展現地方特色的人們與環境,絕對是一個會長駐心頭的特殊旅遊天。

DOMINIQUE'S STORY WEB HOME

最新故事/好消息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