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的
網路故事書
DOMINIQUE'S STORY WEB.............................................
最新故事 生活故事 大肚婆記事 旅遊故事 HOME
................................................................................................................................................................
圖片故事 我的書...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關於多明 留言本







生活故事列表

怎一句「他媽的」了得!!

拉布拉多闖逛Coop生鮮超市

每個女人,心裡都住著一個小女孩

< 死亡之旅 >

拉布拉多闖逛Coop生鮮超市
.....


闖逛瑞士知名超市Coop的,不是我家的狗狗Migros。

我家Migros,是中小型的梗犬,大大的拉布拉多是我家山坡上那家有名餐廳養的狗狗,女生,名叫Sina。
我自己其實蠻喜歡Sina的,她有著標準的拉布拉多特徵,憨憨厚厚的長相、動不動就好快活似的無憂性格;餐廳主人當主子的身分,使得Sina在體態上顯得有點兒肉肉,每回用力搖晃著尾巴的同時,圓滾滾的大屁股總也跟著左右輕微的晃蕩,那樣子極其可愛逗趣、隨著它左搖右晃的屁股每每也讓我們在臉上畫出了大大的微笑弧度。Sina可以算是我們鄰近數百公尺內唯一的狗鄰居,我頗喜歡她,可Migros卻對她的頻頻造訪並不很領情。

不知道為什麼,Sina的主子對她採取相當自由放任的管教方式,說難聽一點的話,我會說是根本就由著她自生自滅。我向來覺得瑞士籍的狗狗很幸福,居住活動空間很大之外,狗主人多半都會勤快地帶狗出去散步,同時還會盡量不讓狗狗自己一個人在家超過3、4個小時以上…,可Sina得到的對待卻完全不是如此。有得吃有得住之外,Sina可以完完全全自由自在地到處走到處逛,即便我們的居住地域其實仍不時有車輛行駛,她家約莫20公尺處還有條每小時有數班火車經過的鐵軌,甚至、其實早在Sina之前,餐廳主人就曾以同樣的養育方式讓另一隻純真的拉布拉多葬身鐵道,他們卻依舊讓Sina完完全全自由自在地到處走到處逛。

所以,瑞士籍的狗狗很幸福的這個想法,約莫並不適用在Sina身上。

不祇我們這麼想而已,我想Sina自己也有同樣的感受。每天,Sina都會在山丘上興奮的大叫兩聲,然後衝到我們家門口,等的,是跟Migros一起玩耍,等的,還是我們對她的殷切招呼,即便Migros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的不太喜歡跟她玩,她還是天天風雨無阻的來報到,若遇到我們家大門沒關,她更是會大搖大擺的晃進來,嗅嗅聞聞、不時叼走Migros精心藏匿的小點心。

對於Sina不請自來,我壓根一點兒都不在意,常常心裡還覺得這樣也好,如果她可以來我們這兒找到一些溫暖…。Sina勇闖Coop生鮮超市的那一回,就是一個她不請自來的陽光午後;偶爾,若是Sina時間來得巧、正好碰到我要帶Migros去散步,Sina多半也會開心快活的尾隨我們一起到森林裡去晃蕩個約莫一小時,可這個陽光午後,我跟Migros的目的地不是森林,是得過大馬路的村中超級市場,於是從跨出家門口開始,我就嚴厲地對著Sina說「回家」。

狗狗其實可以聽得懂幾句人話的,我知道Sina就聽得懂「回家」這句話的瑞士德文,而我每回頭對她說一次,她就假裝停頓一下,等到我們之間的距離拉大到20公尺處後,再用小跑步跟上我和Migros。拿她一點兒辦法也沒有。只好一邊走一邊要她回家,一邊走一邊祈禱她會發現我們越走越遠、離家越來越遠,而放棄繼續跟在我們屁股後面往前行。

結果Sina小姐非常堅持,緊跟著我們過了馬路來到村子裡的生鮮超市。我把Migros綁置在超市外面狗狗等待的專區,至於Sina,沒有多餘的狗繩,只好希望她能乖乖的跟Migros一起在外面等我囉。正站在水果架前面考慮要買哪一種水果,眼角卻瞄到一團黃色毛茸茸的奇怪物體,哇靠,Sina居然跟進來了,正好在整理水果的Coop小姐看了我一眼,當場讓我很心虛,居然立即說,「她不是我的狗」!Coop小姐則沒多說什麼,立即追在Sina後面要把她帶出場。

我以為事情就算解決了,Sina出了場,我安心地繼續購物。沒料到,約莫5分鐘之後,Sina又以跑百米的姿態衝進超市,而正當每個人都目瞪口呆的一刻,Sina居然跑到我腳邊來,對著我搖晃著尾巴、搖晃著她的大屁股,我真是快要昏倒了。我怕所有的客人都以為我,是Sina的主子。

在Sina再一回合被拉了出場之後,我知道我得加速我採買結帳的速度了,可我不知該怎樣走出Coop的大門;按照常理,出了Coop門、牽了Migros的同時,也該叫一聲Sina要她跟我們一起回家的,可是外面一堆看著Sina勇逛超市的人,我一出聲叫Sina回家,不就穿幫了嗎?她不是我的狗,我怎麼會知道她的名字、又怎麼會要她一起回家呢?我是沒用的壞人,因為我實在吐不出叫Sina跟我們一起回家的字句。

我發現我的本性不僅壞,簡直就幾近有點兒醜陋。因為我拉了Migros、立即很想鬼鬼祟祟的離開現場,不敢回頭望,因為怕Sina立即尾隨而來;緊張之際,聽到看熱鬧的人群正在討論是否要打電話到警察局去請人來處理這隻不知從何而來的拉布拉多。聽到這樣的討論,讓我有點兒安心-至少Sina不用一個人在村裡晃蕩、冒上得自己過馬路的危險;同時這對話也讓我覺得很歉疚-雖然我不是Sina的主子,但她卻是信任才一路無所憂慮的跟著我走了近一個小時的路。

結果,不到三分鐘的時間,Sina立即追了上來,整個姿態,依舊是搖尾晃臀的快活模樣,完全不知道我其實想拋棄她一人在村子裡等警察來發落。

狗狗,或說大部分的動物,真是無心眼的純真;過去看台灣新聞時,不時會讀到某狗主人為了要讓自己想要拋棄的狗找不到回家的路,大費周章的開好遠的車,想盡辦法地能有多遠就把狗狗拋棄到多遠,結果不明白人類慘忍之惡性的狗狗,則費盡辛苦也要走出一條回家的路,我記得看到這樣的新聞時,總是會氣上好久,可我發現我對待Sina的方式,其實不也如出一輒?

下一回,當Sina又在我們要出門散步的時間來造訪時,就多帶條狗繩吧!這樣不管我們走到那兒,至少都不用再冒上拋棄Sina的危險、我也不用再對自己醜惡的人性感到愧疚不已了…

Sina玉照攝影╱Lilian

DOMINIQUE'S STORY WEB HOME

最新故事 生活故事 大肚婆記事 旅遊故事 歐洲生活01 歐洲生活02 歐洲生活03 圖片故事 關於多明 留言本 我的書